法政匯思網誌│我們的黑天鵝

較早前個市講「英國脫歐?冇可能啦!」就同18世紀之前歐洲人講「天鵝都有黑色嘅咩?冇可能啦!」一樣。即係咁,基於過往嘅經驗,你以為某件事係冇可能嘅,但佢偏偏發生,而且帶嚟好嚴重嘅正面或負面影響。事後諗返,你又會覺得其實成單嘢有跡可尋、合情合理。雷曼事件同911,就係呢類黑天鵝事件嘅最佳例子。

我地71做小販,請多多支持! (We will be street vendors tomorrow, please support!)

如上年一樣,我們在明天的七一遊行中會擺街站,地點為灣仔軒尼詩道昌業大廈附近。到時我們會拿正牌做小販,賣以下這本有梁振英與不同建制律師的法、政「金句」的記事簿(請看以下照片 - 萬分感謝設計師Kit Man為我們設計!),為法政匯思日常運作開支籌募經費,每本$100。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如果大家想對這本記事簿知多啲,請看以下報章的有關報導

「專業」的保護罩

在牛頭角大火中第二名消防員殉職後,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質疑,為何消防管理層要為了撲滅一場沒有人被困的火災,採取進攻策略派消防員冒險進入火場滅火。 可能有些市民怪責消防管理層,甚至有市民致電消防控制中心質疑消防的灌救策略。這些責難和行為會阻礙消防工作,的確不恰當。但我看到大部份意見都是說,消防不用為了拯救財物,而派消防員入火場冒不必要的險。

【立會選舉】選管會訂新指引:如網民「為發表意見」轉發競選宣傳 不視為選舉廣告 大狀憂灰色地帶易墮法網

9月立法會選舉在即,網民在社交網站表態,會否誤墮法網受到關注。選舉管理委員會今日公布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當中更新了選舉廣告的定義。指引新增了一段段落特別提到,若網民只是為了發表意見而在互聯網平台分享或轉發不同候選人的競選宣傳,並沒有意圖促使或阻礙任何候選人當選,通常不會被理解為發布選舉廣告。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譚俊傑接受《立場》查詢時,認為新指引保障窄,網民仍容易誤墮法網,如在facebook換頭像、或者加hastag支持某位候選人,可能會觸犯法例。

【法政匯絲】我們要的也不過如此

窒息。聽到有第二位消防員殉職的一刻,我的呼吸脈搏都緊張得突然停止。直至知道悲劇的主角不是前度J,我才稍為放鬆下來。然而,想到兩位離世的英雄、他們的家人朋友和仍在火場苦戰的消防員,我的心又揪住了。好難過。僅此致哀。

為何香港人相信林榮基?(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林榮基開記者會公開他被內地人員帶走、拘留、監視的情況,其後就受到一浪接一浪的反駁、批鬥,包括李波說他從來沒有說他是非自願地離港,林在內地的女友更說她與林都是因為不想家人知道他們的關係才自願說不需要律師亦不需要通知家人。

法政匯思網誌│議員辦事處:法律的「門市」?

暑假炎炎,原本就正好眠。但在香港,對於莘莘學子而言,暑假就係四出找尋工作、實習的時間。有人會去大機構或者政府實習「汲經」,有人會選擇做兼職「吸金」,而我,就選擇咗落政黨,接觸下民主嘅前線。幾星期嘅實習,當然未能夠睇哂,但最令我驚奇嘅,係日日都有嘅法律諮詢與問題。無論是立「平安紙」、被捕還是家庭糾紛,街坊都會找議員辦事處問個究竟。

請慷慨解囊,向張SIR家屬伸出援手 (Please give generously to the family of Mr Cheung, the fireman who gave his life to firefighting yesterday)

請慷慨解囊,向張SIR家屬伸出援手(戶口資料如下)。 Please give generously to the family of Mr Cheung, the fireman who gave his life to firefighting yesterday (Relevant Bank of East Asia account number in the Chinese language post below).

林榮基.銅鑼灣書店.人權

林榮基事件,就和李波一樣,狠狠地在港人心中敲響了一國兩制的警鐘。正如大律師公會主席所言,「香港人最恐懼的事情已經發生。」每個香港人的心中,即使持有不同立場,都總會問︰「難道中央,真的把一國兩制全都放在腦後了嗎?」這題的答案,恐怕只有中央才能回答。 本文不能代表中央回答,亦無意猜度,但有關林榮基的扣留和待遇,作為對人權小有認識的法學生,豈能視而不見。因此,本文希望從有限的資訊中,找出林先生所受的苦楚,並從國際人權法的角度分析事件。

銅鑼灣書店事件 – 周六大遊行 (Protest Against CWB Bookshop Arrest)

老實說,法政匯思算不上是遊行「常客」。但在關鍵時刻,作為香港人我們責無旁貸、絕不會缺席。 To be honest,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cannot be said to be "regulars" at protest marches. But at critical moments, we bear responsibility as Hong Kongers to be present.

【法政匯絲】向謊言說不 向騙徒說不 向強權說不

「你太善良了。」上司對客戶陳小姐說。陳小姐約三十多歲,早前打算置業,卻遇上騙徒賣家,自稱可「順便」提供按揭和其他專業服務,因而被騙「手續費」港幣200多萬。她發現後又因為騙徒的求情,延誤了追究,結果騙徒逃之夭夭。「我以為內地才有專業騙徒!」陳小姐說。

法政匯思就林榮基先生之聲明 (Statement regarding Mr Lam Wing Kee)

As Hong Kongers, we demand that officials fully account for what happened in relation to the Causeway Bay Bookshop, apologise to the five bookshop members who have been captured and their family and friends for inappropriate treatment against them, and apologise to all Hong Kongers for damaging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和而不同與天各一方(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雨傘運動後,非建制派人士不時討論怎樣把香港帶到民主自由的目的地。有人(包括我)相信堅守一國兩制與《基本法》;有人相信推動港人自決;有人更相信走港獨路線。過往及現在,大多數參與這討論的人士都堅守一些普世價值:要愛、不要仇恨,要多元包容、不要排外,要自信、不要自卑,要有底線、不要「搬龍門」,要尊重人民、不要鄙視。在這框架下,大家可以和而不同。

法政匯思網誌│律師樓實習生、一帶一路獎學金

上星期,有幾個大學生嚟咗我間律師樓,實習大約兩星期。佢哋大部份都又叻又醒又曾經出國 留學,重點係,都有家底。眾所_知,律師樓同摩根大通、滙豐、和麥肯錫等機構一樣,收實 習生有時係討好某啲人例如客戶嘅手段之一。比起佢哋,出身草根嘅學生,想搵份似樣啲嘅實 習做下,真係要多啲努力同多好多運氣。

樹根口中的雷動計劃(建制版)

因為民建聯早前決定將在九月的立法會選舉,把港島區的兩張參選名單減至一張,並傾向由張國鈞排在出選名單的首位,事件引起向來「敢言」的鍾樹根不滿,在一電台訪問中漏了口風,透露了建制陣營配票工程的運作。

【法政匯絲】「靚」係……

自從上幾星期寫咗篇文提及女仔做律師可能三年係八婆,五年係死八婆,八年係死臭八婆之後,收到一不少朋友嘅回覆,話:「Jolie,你有冇搞錯?自己倒自己米,邊有人自己話自己係八婆!?而且,我哋咁靚,又咁可愛,有乜嘢可能係八婆?!」唔……聽完之後,我唯有話:「哎呀,『靚』唔等於唔麻煩,更況且我呢句說話只不過講出某些人對女律師嘅諗法。至於『靚』好難有個客觀標準喎!」由於朋友講起「靚」,今個星期就等我分享一下對「靚」嘅睇法啦!

北歐設計師「被加入」名創優品 半數不知情求除名未果

在本港擁有15間分店的生活家品店名創優品,自2015年開業起屢捲入抄襲風波。今年5月,本地插畫師Daryl Cheung及漫畫家江記所創作的卡通人物,分別在名創的產品中出現「國產雙胞胎」。儘管如此,名創在其網頁仍高舉「創意」旗號,號稱獲北歐著名設計師團隊為它設計產品。 《香港01》記者越洋聯絡該批北歐設計師,超過一半設計單位聲稱並未跟名創合作,更對自己 「被加入」設計師團隊毫不知情。記者並發現該批設計師有相似遭遇,俱於年前被名創職員接洽合作,惟簽過合約以後,對方便銷聲匿跡。名創優品中國總部在截稿前未有回應,而網頁現時仍刊出有關資料。

本土派露底 主流莫再跟風捱打(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雨傘運動後,特別在今年初旺角騷亂後,激進本土派(包括港獨派)的聲勢好像越來越凌厲。但近一個月無論在理念上或在支持度上,激進本土派已經露底

法政匯思網誌│中國霸權,不可抗力

「乜 Lancôme 咁樣單方面取消合約都得㗎咩?HOCC 可唔可以告佢毀約呀?」 可以,但正所謂「要 law 有 law」,假設我係 Lancôme 公司律師,我求其搵啲嘢都講得通啦!例如,合同法嚟講,可以話用「不可抗力」(force majeure) 抗辯。

《十年》放映及討論會

【對恐懼說不】昨晚法政匯思連同其他10個專業團體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舉辦了一場接近300人參加的《十年》放映及討論會。法政匯思成員梁麗幗作為嘉賓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資深演員袁富華、《本地蛋》導演伍嘉良、《方言》導演歐文傑和監製蔡廉明,在電影放映後和現場觀眾進行互動,分享了對這部引起港人深切共鳴的電影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