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者〉的啟示

近日社會輿論聚焦於六四應如何記念,以及應否記念的問題。不少討論圍繞「六四悼念是否應有一個終結」,甚至有人更進一步以狠毒說話互相攻訐。 有些事情發生了,自有其磨滅不了的痕跡,這怕是無人能夠否定的。說一句公道說話,各大學生會想來也絕非倡議遺忘六四,否則它們也不會各自舉辦論壇,以六四與香港關係為研討重心。

涂謹申﹕業主發展商或負不同法律責任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稱,「牛津道一號」的秘密協議(Side Agreement)揭露了僭建的存在,但由於物業已賣散,發展商及買家可能因而要承擔不同的法律責任,「因為屋宇署要追究誰建造那些違規建築,這是一個責任;而業主收到屋宇署的僭建檢控,又是另一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