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3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行使了《調查委員會條例》所賦予的權力,委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及前廉政專員及申訴專員黎年先生,成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就食水含鉛超標一事進行調查。根據調查委員職權範圍,聆訊是就確定公共租住房屋項目食水含鉛超標的成因,檢討及評定香港食水現行之規管同埋監察制度是否適當,以及香港的食水安全提出建議等三個特定地方作出調查。

經過67日的聆訊,委員會已於特首預期之九個月內將有關調查報告呈交特首,正當全港市民都引頸以待閱覽報告內容之際。奇怪的是,特首辦公室卻發出聲明,要就報告內容諮詢律政司意見,並預告有可能需要遮蓋部份內容。

聲明沒有進一步說明為什麼要做考慮這樣的掩蓋,而現在我們在沒有辦法看到報告的內容的情況下,更不會知道政府會有哪一方面的擔憂。事實上,不將調查報告公開,甚或將報告的大部分内容遮掩,已非政府第一次的做法。如就2012年國慶日海難一事的南丫海難運房局內部調查報告,時至今日,亦未完全公開,政府在該事件的説法,是怕公開後會影響那一些持續的刑事調查和檢控,加上因為涉及私隱的問題,所以未能夠公開。

概觀是次沿水聆訊是在甚高的透明度之下進行,主要原因是因為此乃一個公眾關注的議題,除了受影響的公屋住戶,全港市民亦格外關注自己每天飲用的自來水的品質是否已經長年累月地出現了問題。我們見到的是,每一天的聆訊也是公開的,傳媒亦有廣泛細緻地報導,所有有關的證人供詞也有在聆訊中逐句讀出,每天聆訊內容也隨即化成逐字紀錄,其謄本亦在網上公開讓公眾下載。在聆訊中沒有任何供詞或證物被遮蔽,而任何一方對其他某方有任何斥責甚至刑事上的指控 亦已經透過其代表律師在聆訊上公開地清晰地提出,所以如果要說報告書上會有任何未公開的資料而影響將來刑事調查或起訴的說法,確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再者,即使聆訊委員會就事件在報告書達成了任何結論,亦不可以在將來的刑事程序中作為任何對被告人不利的証據。

上個月,英國就完成了有關希爾斯堡慘劇的新調查報告,將27年前足球看台人踩人而葬送了近百名球會利物浦球迷的事件真相呈現在公眾眼前 ,令多年來一直活在恐佈回憶和傷痛中的死者家屬因為得到洗脫死者污名的真相而得到遲來的慰藉。由此可見,一份由有公信力的詢查委員會產生的調查報告是有如此大的公眾利益和其社會作用。今次沿水調查,涉及重大公眾利益,如果政府要遮蔽內容,就必須要有充分的理據,說服該理由是淩駕公眾利益。如果政府在不充足的理由下,延遲公開或只選擇公開部份的報告的話,必然的後果將會是,公眾久而久之會產生錯覺,以為政府有所隱瞞,甚至有所包庇。這對維持政府的公信力必然有所影響,整個政府因為要成立一個有公信力及獨立的委員會去給公眾信心的良好原意,亦會付諸流水。

正正因為調查委員會所帶來的公眾利益之重要,所在聆訊中代表受影響居民的法律代表曾經向政府及委會員建議效法英國進行調查委員會之一些做法,即由政府資助於事件中的受害者或其家屬聘用律師以於委員會的聆訊中代表他們,從最直接受影響一方的角度積極地參與聆訊丶提供證據丶參與盤問証人丶作出陳詞。受害者在事件的參與是不可或缺的,像今次義務代表受影響居民的律師代表,可惜意見最終不為政府所接納。希望將來政府會檢討現行機制,在這方面可以儘快完善法例,以協助將來必然會出現的形形色色的調查委員會。

另外一個關注事項,就是關於民事索償之情況。要有機會成功向責任者索償,除了要確定受傷害的情況和飲用沿水兩者之間的因果關係之外,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確認今次事件有關單位,包括房委會丶水務署 丶承建商丶外判公司丶物料供應商和水喉匠,其個別在事件中的角式從而引伸到其民事責任為何。雖然報告的公佈與否並不會阻礙市民開展民事官司,但報告的內容確實有助向申索者提供冒料和方向,以判斷事件中哪一個機構是為最終負責者。

雖然現在還未可以看到報告內容,但從聆訊過程中也已經可以觀察到,本港的水務法例已經過時。政府應該儘快參考其他歐美國家,檢討並設立食水安全法例,以監控及審核由水源開始,經過食水運輸設備,直至到大廈供水系統,到達用戶的水龍頭,整個食水運輸過程,以達到一個健全的監察和客觀的評定水準,並限定各參與者的權與責。只有這樣,才可以保障到我們每一杯飲用水,都是可以入口的。

筆者在比呼籲政府儘快完整無缺地向公眾公開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以回應廣大市民之急切關注,從而讓有關單位跟進,儘速解決目前情況,並以免重蹈覆轍。

文:文浩正

( 原文載於 2016 年 5 月 18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