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回回仍念記從前曾陪伴你……原來從前曾為我不多講愛你便生氣……」繼Leon後,張學友最近都宣佈開演唱會,D於是開始積極練歌,彷彿佢亦將會上台客串。「我都唔明,點解你哋啲女人硬係要逼男人突破盲腸『多講愛你』。咁大個人,明架啦!」D說。「就係因為咁大個人,知道呢個世界太多偽術,都係講清楚好啲。」我溫柔而堅定地說。

突然,電話響起,是好久不見的前度B。佢好緊張,聲都震埋咁,話自己有麻煩,需要法律意見。討論同初步分析後,我相信應該係小事,於是解釋同安慰完,介紹咗個喺有關方面係專家嘅律師畀佢,收線。

聽唔到對話內容嘅D,懷疑係因為呷醋,問我:「你係唔係同所有客都咁好傾架?」我話,都係架,但當然唔係傾無謂嘢啦,只不過律師係有責任將事情講清楚,而有啲複雜嘅法律問題,甚至要不停突破盲腸式咁講解,直至客戶明白,咁佢先可以決定點行下一步。

「如果個客問一啲唔關法律事嘅嘢呢?」唔關法律事嘅嘢,律師都可以畀意見嘅,但同時有責任同客戶講明果啲並非法律意見。無論畀咩意見,律師都必須以對法庭負責同維護客戶最大利益為前提,而所謂利益又不一定係指錢架喎。好似我老闆個客M,結婚十幾年,因為老公出軌,想離婚同分佢身家咁話。會面過程中,非常唔開心嘅M不停問一啲感情問題,由於怕佢會崩潰,老闆就講明「用一個女人,而非一個律師嘅身份」同佢傾。之後,我哋發現佢根本就唔捨得段婚姻,亦唔想要老公啲錢,而係想老公話佢聽「老婆我仲好愛你」。於是我哋建議佢搵情緒同婚姻輔導。搞離婚?遲啲先啦。

好多人遇上問題,都好似B同M咁,方寸大亂,見到律師就好似見到水泡咁,咩都問,而律師嘅每一句說話,都可能影響個客好深。正正係因為咁,律師講嘢真係要好小心,不明不白嘅語言偽術呢啲旁門左道,唔止係對客戶唔負責任,亦一定有被拆穿嘅一日。

仲有喎,遇上B同M咁呢啲情緒唔穩定嘅客,更要畀多少少時間同心機湊住,唔係因為咩專業守則,而係出於作為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嘅關心。可能你嘅聆聽,已經可以防止咗悲劇(包括個客發癲亂_咁投訴你)發生。

D說:「咁又係,而家『狼在叫雪正飄』,真係要靠你突破盲腸、拯救地球。」我溫柔地白他一眼,佢即刻貌似中槍同時轉歌:「我的心真的受傷了……」

Stephanie Matias@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5月1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