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的臨別感言,出乎意料的有不少迴響,尤其是身邊仍在水深火熱之中的同學。其實別看法學生的表面風光,我們頭頂上的光環有多重,真的是啞巴吃黃蓮,有苦自己知。

法學生的辛酸,在上文經已略有提及,但講到最不為人知的部份,當數考試。旁人對法學生的考試,總有各種浪漫的的幻想︰有人會以為法學生只管背書,記得多便是皇道;有人則以為法學生可以成捆書本筆記的進出試場,答題易如反掌。可是,實情沒有浪漫,只有汗水,淚水和無數的紙張。

考試季節,各位同學的屁股一定牢牢地貼在椅上,手上不是書本筆記,電腦鍵盤,便是支撐精神的各種零食。雖然本文既無營養,又無提神作用,但希望為各位努力奮戰中的同學打打氣,加加油,或是為同學們呼出最後一口怨氣,專心面對考試。

考試前的兩個煩惱

法學生考試前,總將兩個煩惱掛在嘴邊︰「死啦,下世實要做樹啦…」,又或者︰「睇唔哂啲readings,今次搞唔掂啦…」。這些煩惱在旁人看來,定會摸不著頭腦,但法學生們的學業生涯,或多或少都會遇上一兩次。

首先,法學生消耗紙張的速度,比政府起基建燒錢還要快。當同學要溫習時,少不免要閱讀無限案例和期刊文章。課堂寫的筆記,還有前人留下的重點提綱,還有剛才提及的閱讀材料,一學期下來的紙張數量,簡直可比黃頁。如果同學遇上的考試是「Open Book」,紙張還算用得其所,將精華再精華的知識載於紙上,帶進試場參考。可是,若考試禁止任何資料,那幾百頁的「聖經」,就如現代的黃頁一樣,投閒置散了。法學課程,讓無數樹木無辜倒下,完成使命後又被無情抛棄,難怪每個同學的心中,都會默默地為樹祈禱,生怕無節制的印刷,不知要當多少世的樹才可還清「樹債」。如環保團體想喚醒法學生對環境關注,不妨推廣植樹,或者會有意想不到的結果呢!

講到紙張,又豈能不提readings呢!上課時,老師教授往往會指定數份「readings」,介紹課題的來龍去脈,又或就某部份作深入討論。好學生們,當然會言計聽從,默默的花上數晚仔細閱讀,咀嚼背後的意義。有時,老師教授認為某份readings意義非凡,可是,大部份的學生當然會將這些「萬言書」等閒視之,留待放假才再補回進度。久而久之,要補回的進度愈來愈多,readings的厚度也直線上升。直至考試前夕,同學才猛然醒覺,堆積如山的readings在等候「光臨」。有的同學會日以繼夜的「衝」完,務求熟悉內容若略出處,到時候在試場中還可參考。有的同學則會到處詢問「雞精」筆記,借他人之手,將花費數十小時的工作,縮短至手中的數頁紙。最後,有些同學則會與莊子共舞,「吾生而有涯,而知也無涯」,選擇完全放棄,「裸考」了事,最後成績如何,已經不再重要。

「Open Book」︰少年,你太年輕了

「Open Book」的考試在旁人眼中是寶,但對法學生而言並非其事。即使所有材料都在身旁,要在有限時間內找出有用資訊,加以應用,再飛快的整理﹑寫在答題簿上,法學生非得煉成金精火眼﹑摩打手,還有一眼關七的「武功」。

可以將所有筆記書本都帶進考場,既是褔氣,又是詛咒。法學生最滿足的事,莫過於好好溫習,準備好精簡但完整的筆記,然後帶進試場,一氣呵成的作答,並且利用好自己的筆記,將案例精華﹑學者見解都洋洋灑灑的「倒」進答題簿。可是,現實中的法學生,一來未必有足夠時間準備好精簡的筆記,二來題目未必經常與平時接觸的相似,三來時間總是不夠用。因此,精心準備的筆記,一番苦心的書本資料,在有限的時間內,作用也有限。大部份的同學都會將筆記的資料當成寶,有的沒的都寫進答案,希望能大包圍所有可能性,能取多少分就多少。收獲未必多,但代價便是長得要命的答案,還有麻痺的手。寫得少的,要不是早已運籌帷幄,了解到出題者的意向,又或是坐困愁「桌」,斗大的字也寫不出來。最悲慘的是,同學一見到試題就被沖昏頭腦,只顧不停的寫,卻沒有仔細閱讀題目,答案偏離題旨,寫到一半以後才發現,無力回天的感覺,比不懂題目更難受。

有人問,既然可以將所有資料帶進考場,為何還要拚命的寫呢,將預先寫好的答案剪下來,黏上答題簿,就可以施施然離場,全不費力。遺憾的是,法學院的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早有對策。他們「拆招」的方法有三︰一,試卷題目年年微調,尤其是問題中的名字與地點,若一不留神只顧照抄去年的答案,很容易就會「穿幫」;二,有些老師會在考試中抽查同學帶的資料。若老師發現有不合心意的資料,例如坊間常見的「雞精書」,他或會抽起,不讓同學參考,直至考試完畢;三,大部份的考卷指示,除了指定何等資料可以帶進試場外,還會要求答案必須手寫。

據說,在數年前某場考試,有同學預先準備了數十份答題範本,還帶上剪刀膠水。監考員見情況有異,連忙上報主考官,想沒收該同學辛苦預備的「答案」。可是,考卷指示中,沒有條文容許他們沒收該等資料的權力。從此,指示中就多了這句旁人摸不著頭腦的叮嚀了。

「Closed Book」︰法學生的惡夢

記得以前中學考試的死記硬背嗎?對於進了大學的法學生,「closed book」的考試就恍如回到數年前的歲月,再嘗當中學生的滋味。

Closed Book考試並非只是背書,而是和普通考試無異。有人以為,closed book的考試就是背誦,把所有東西倒背如流就可以滿載而歸。要是這樣,在中小學身經百戰的法學生,每人都應可輕鬆完成考試。可是,這些考試要求的不僅將複雜的案例憑記憶默寫,還要加以應用。唯一和普通考試的不同之處,是老師的要求︰在這類考試之中,老師的要求往往著重理論和邏輯的應用,至於引用經典或案例就為其次。有的同學會覺得這類考試只求明白道理,不用事事準確引用經典,著實輕鬆不少。可是,對於已經遺忘中學考試感覺的同學,將整個學期的內容生吞活剝,塞進腦內,再在數小時間「傾瀉」在紙上,就像大腦動手術似的,考完後定必虛脫。

有些考試遊走在closed book與open book之間,令同學貌似輕鬆不少,可是考起上來還比closed book更難。有時試卷中會提供案例列表,羅列課程中提及的案例。這表面看來優待學生的措施,其實「暗藏殺機」。有列表後,老師就會期望學生可以準確運用這些案例,甚至要將題目的情況和這些案例比較參考。對於日理萬機,無暇仔細閱讀每個案例的同學,這張列表和closed book無異。對於己經熟讀課程的同學,這張列表的存在與否,對答題根本無分別。因此,老師的一番好心,似乎未能達到目的。

結語

無論如何的「臨急抱佛腳」,法學生對考試是認真的。可是,過份的認真,過份的操練,就和小三學生一樣,只會變成絕對的考試機器,但對社會面對的問題,甚或法律衍生的社會問題,一無所知。我們當然可以日讀夜讀,全心全意的投入追求分數,因為法學生除了這些以外,沒有什麼可以比,對吧?

文:冼樂石

(原文載於 2016 年 5 月 11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