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別後首逢母親節 任建峰紅着眼憶亡母:沒有她 沒有現在的我

去年10月,中秋過後,那個晚上任建峰怎也忘不了。他和家人還在趕往療養院的路途上,電話響起,聽筒已傳來噩耗,說謝燕儀斷了氣。「小時候,她很喜歡躺在牀上裝斷氣來嚇我,我真的很害怕,但到了她真的斷氣一刻,那一刻,我腦海中卻不知道應該想些什麼。」任建峰回憶時一度哽咽。 年屆四十,執業律師兼議政組織「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是母親謝燕儀在艱難中將他撫養成人,屋簷下的矛盾卻難為外人道;可惜謝燕儀於2013年確診肺癌,去年 10月離世。自小與母親飽經風霜的任建峰,面對首個失去母親的母親節,始終未能抹去心頭一片寒,只能以沉默追憶,「半年來,我不時夢見她,兩個人很平淡地閒聊,夢裏她很好,沒有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