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晚上跟法政匯絲的絲打們到中環海濱活動空間的核心外圍聽核心內圍裡正在舉辦的Leon演唱會。當Leon唱到他的首本名曲,例如「送你一瓣的雪花」、「願你今夜別離去」和「夏日傾情」等時,絲打Elsa還帶領著絲打們一起高歌。

聽演唱會期間,眾絲打亦有討論Leon第一場演唱會因為帳幕所用的中國製布料不合規格,不獲食環署發出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而被逼取消。Leon演唱會的主辦機構之後採取補救措施,把帳幕旁邊的布料拆除,在符合消防安全規定後,食環署才發牌讓Leon的第二場演唱會得以順利進行。

眾絲打都認為,涉及689女兒的「行李門」事件之公關手段比起Leon在第一場演唱會被逼取消後的處理手法,簡直是冇得比。兩件事都有發展成公關災難的可能性,但是,Leon以一個正常人處理危機的方法,誠懇地向不能入場的觀眾解釋發生了什麼事,認真認錯以及解釋大家為什麼不應該怪罪政府部門,贏得了不少掌聲。反之,689以他一貫的語言偽術不斷推卸責任,令事件沒完沒了,發展到一個無論他怎樣解釋也沒法令人相信他說的是事實的地步。

其實,律師的處事手法比起公眾人物的公關手段也有一脈相承之處。有一位大家公認態度勁囂張的女行家Brenda,在海外完成法律系後回港讀PCLL,然後加入一家頗具規模的國際律師行做見習律師。但據聞Brenda在工作時既懶惰又不斷推卸責任,而且十分囂張,恃住自己在外國浸過幾年鹹水便扮不懂中文以逃避做中文工作,甚至和吸塵嬸嬸溝通都堅持要講英文。可是,有一次,Brenda被一名高級律師發現她在公司房間內跟自己家人講電話時用流利中文,但她竟然說是該律師聽錯。Brenda的態度令律師行在她完成兩年見習以後不願意繼續聘用她做律師。

Brenda完成見習後找到另一份律師行的工作。但現在全行都知,她之後的每一年都會轉工,而且工作的律師行規模越來越小。大家打聽到的原因都不外乎是常常逃避問題和推卸責任,犯錯後不但不認錯,還要用一個大話去掩蓋另一個大話,不停辯駁之類。幾天前,我打聽到Brenda又被勸離職了。我想現在Brenda真是想向她的前老闆們高唱一句:

願你今夜別離去,但你匆匆的告退,
那披星戴月前塵裡,為了伴著誰

Nessie Woo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5月7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