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四五月,隨著考試逐一落幕,我這個法律學生即將告別校園,投身他處。回想起四年前的我,再看著現在的我,除了身形走樣外,還有滿腔的臨別感言,希望能和先進後輩分享,算是對大學生活的暫別吧。

同影畢業照,同學們少不得相互問候。對於香港的法律學生而言,談資最重要的部份,是大家往後的發展。有人興高采烈,應該是手握國際律師行的合約,朝「成功人士」進發的道路彷彿豁然開朗;有人滿不在乎,應該是準備接手家族生意,又或離開法律界追求自己的夢想;更多的人是喜悅中帶著分分憂愁,一方面慶幸自己終於畢業,另一方面則對自己未定的出路擔心不已。

其實身為法律學生的生活,一點也不好過。雖然頭頂的光環份外亮,手頭上的工作份外多,腳踏的前路也份外迷茫。歸根究底,香港法律界和法律學院的制度和風氣,都令法律學生份外辛苦。從踏進法學院的第一步,法律學生就要獨自面對無數的困境。能捱過四年的法學士生活,絕對是性格和能力的終極考驗。

課程、適應與實踐

法學院的新學生,大部份都會面對同一困境︰究竟前人是如何能讀完所有指定教材,參加多姿多采的活動,還可以精神抖擻地上「八半」堂?各種征服教材,又或如何管理時間的方法星羅棋佈,在此不再提及。可是,法學院的收生和科目要求,卻令學生不知所措。

法學院的收生準則,令很多中學生懷著滿腔熱血進去,然後狠狠的踢到第一塊大鐵板。法學院對新生的要求僅限於成績,不太在乎中學就讀的科目。因此,很多成績標青的同學,抱著以前的讀書方法,務求再創佳績,但結果因摸不清法律科目的要求和背後哲學,在成績的階梯跌得損手爛腳。即使法學院課程中會包括數科介紹法律學科和寫作技巧,但在同學眼中,這些科目要不是無聊透頂,就是無的放矢,根本未能幫助學生適應。

即使摸清了課程和科目的要求,也不見得法學生真的能夠學以致用。學校教的一方面著重理論,但又因為法律是門極依靠實用的「技術」,在課程中也不得不加入實際的內容。科目間的要求不同,令同學的腦袋暈頭轉向,有時無所適從。即使在四年的法學生課程中學會了不少知識,大家都知道,執業時還得重頭學起。究竟在學士課程中加入的內容,對同學的日後發展,會有多大影響?

人事關係與就業機會

在學校打滾兩三年,體會最深的是人事關係的重要。無論和教授、同學,又或是律師們,只要關係打得好,機會比其他人特別多。最重要的是,你的出身和個人聯繫,幾乎決定你在法律界的前途。其他行業或許有相同的問題,但似乎法律界特別嚴重。

關係的重要,在工作機會上最能反映。一到暑假,同學們都會四出「撲工」,務求能在心儀的律師樓或大律師實習,粉刷好自己履歷。若你有關係,就有更多好機會;可能是某個父母的朋友「打友情牌」,又為是之前在某個聯誼聚會上認識的律師。在法律界,就業機會雖說均等,但想在好的環境工作,它就和人事關係成正比。

法律界的就業情況,應該在眾多行業之中最為神秘。無論是國際大行的招聘資訊,還是本地律師樓的聯絡資訊,都是以口耳相傳、朋友介紹為主。雖然不少行業也有相同的情況,但在法律界,沒有這些資訊,你幾乎寸步難行。即使法學院嘗試為學生提供更多就業資訊,法學生們也「自己事業自己救」,成立互助小組,行業的資訊仍是和中世紀的公會行情一樣,只能從眾人口中得知。如此封閉的圈子,實在令人咋舌。

法學院、學生和業界的微妙關係

法學院的名氣、學生的形象,在法律界是談不完的話題。可是,這些不僅只是茶餘飯後的話題,更是影響法律學生出路和形象的重要因素。

雖說法學院和業界沒有直接連繫,但當中的千絲萬縷卻左右法學院的前景。不少同學在選擇入讀法學院時,都會參考其名氣與校友成就,而法學院的招生手冊,也不時會以校友的成就大做文章,邀請其暢談大學生活。

可是,法學院的名氣和校友的關係,似乎是個輪迴的問題。校友的去向和數目,本身就能左右業界的看法。例如老字號的法學院,觀乎上至法官,下至新進律師,都是由同一個法學院畢業,自然會對自己的出處帶一分特別的感情,對法學院本身的評價也會有既定取向。至於新晉的法學院,歷史尚淺,在法律界的話語權欠奉,自然名氣也不大。優秀同學的選擇,自然呼之欲出,承傳法學院的名氣和地位。

因此,所謂「名氣」,所謂「形象」究竟和法學院本身、業界、法學生有多大關係,還是純粹是母校情意結,加上年復一年的學生「選擇」?

結語

「盡了力而還作不好就不要勉強;伸手不能及之處,不管再怎麼擔心也搆不著,不如就委託給想做的人去做,這才是最明智之舉。」這句說話很適合法學生。

我們經常覺得自己不夠好︰履歷比別人差、成績比別人低,就連筆記的厚度、花在書本或圖書館的時間也要和別人比高低。迷茫的法學士生活,令我們除了比較這些數字文字外,好像也沒什麼可以提的。有時候,既然分數已定,時間有限,生活逼人,何苦要強將這些規條加諸自己身上呢?寧可做個快樂法學生,好過做個普通但辛苦的法學生,對吧?

文:冼樂石

(原文載於 2016 年 5 月 3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