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焚者〉的啟示

近日社會輿論聚焦於六四應如何記念,以及應否記念的問題。不少討論圍繞「六四悼念是否應有一個終結」,甚至有人更進一步以狠毒說話互相攻訐。 有些事情發生了,自有其磨滅不了的痕跡,這怕是無人能夠否定的。說一句公道說話,各大學生會想來也絕非倡議遺忘六四,否則它們也不會各自舉辦論壇,以六四與香港關係為研討重心。

涂謹申﹕業主發展商或負不同法律責任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稱,「牛津道一號」的秘密協議(Side Agreement)揭露了僭建的存在,但由於物業已賣散,發展商及買家可能因而要承擔不同的法律責任,「因為屋宇署要追究誰建造那些違規建築,這是一個責任;而業主收到屋宇署的僭建檢控,又是另一個責任」。

豪宅秘送值千萬僭建閣樓 買家要簽保密協議 中海外:沒回應

每幢價值逾億元、共有12幢獨立屋的九龍塘豪宅「牛津道一號」,由發展商中國海外發展(下稱中海外)在2011年至2013年發售,本報經歷近一年偵查,揭發項目在出售時,發展商涉於獨立屋車房僭建閣樓一併出售,買家多獲一成樓面面積,變相九折買樓。本報取得一份中海外與買家簽署、被列作保密的附屬協議副本,中海外在密議中承認出售的獨立屋包含「非法/非認可建築」,買家要保密,也不得因僭建而索償。本報記者月初進入其中一幢二手放售的獨立屋,直擊確認涉嫌僭建閣樓面積約500平方呎,以當年新盤出售呎價計算約價值1700萬元。中海外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我們沒有回應」。

法政匯思在美孚街站分享關於《禁止酷刑公約》

越多聲音攻擊,甚至抹黑酷刑聲請人;越多聲音提出香港應該設立緊閉式難民營,甚至退出禁止酷刑公約,我們就越要出來告訴大家,那些說法是多麼的無視香港政府的國際法和人道責任。

【法政匯絲】細行威水史

X同我講,兩期前嘅《法政匯絲》爆咗我年年轉工,啲律師樓越轉越細,驚搞到有人以為中小型啲律師樓唔掂,話好唔公平、戥我好嬲豬喎!其實我又點會咁方丈吖。雖然我同阿X唔係好熟,亦唔明白點解佢會覺得我咁方丈,但既然佢一番好意保護我個(佢想像出嚟嘅)玻璃心,等我都係咁意幫中小型律師樓「平反」吓先。

我相信的六四紀念(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我相信六四其實是一件很清楚的事,就是一個對香港有話事權的政權竟然拿出軍隊去屠殺手無寸鐵、和平表達意見的人民。無論大家政見如何,良知呼喚我們去譴責事件、為死傷者與其家屬悼念及討回公道。

法政匯思網誌│大狀的傳統

大家都知道,香港嘅司法制度係承襲咗好多英國嘅傳統。而香港法律界,尤其係大狀呢行,好多傳統亦都係跟英國嘅,有啲大家睇電視都知嘅,例如上庭(區域法院或以上級別)要著大狀袍、戴假髮。今日就同大家講吓一啲,大家睇電視睇唔到、大家可能唔知嘅。

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傳媒報導,2016年5月26日 (Law Society Council elections press clipping, 26 May 2016)

對於今天的律師會理事會選舉(請踴躍投票!),我們繼續不會就個別候選人作出評論,但亦會繼續按照對有關內容「不確認、不評論」的原則在此頁分享所有就律師會理事會選舉的傳媒報導。今天有一篇來自《信報》的報導(如下)

中文、英文與普通法

語言,從來都影響法律在社會的地位和作用。香港既然自詡雙語城市、亞洲國際都會,因此法律也應當雙語並行。可是,事實並非如此,而是英語佔優。有意見認為,香港的普通法制度限制中文的推行,因此英文無可厚非佔上風。即使香港人的語言水平有多高,法制的語言和日常語言不同,令法律對普通人而言一點也不「普通」,而是高深莫測。普通法,真的只能和英文劃上等號嗎?

律師會守則:可懲處令業界蒙羞律師

律師佘英輝被發現參與一帶一路訪京團期間,於日間行程完結後流連KTV,並與女郎有親密照。律師會會長熊運信表示,根據律師會內部守則,其中一條是可以懲處一些作出了令法律行業蒙羞行為的律師。熊看過有關佘的相片後,指難以單憑相片判斷有否違規,如有人投訴,律師會會根據相關證據調查。至於律師在KTV應酬是否恰當,熊則稱「見仁見智」。

法政匯思在沙田街站分享關於《禁止酷刑公約》

法政匯思一直深信在重要議題上與市民直接接觸的重要性。自從成立起,我們就着不同的社會議題如反對政改方案、否決委任陳文敏事件、政治廣告違法等在港九新界各地擺放過街站。

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傳媒報導,2016年5月22日(二)(Law Society Council elections press clipping, 22 May 2016 (2))

對於律師會理事會選舉,我們繼續不會就個別候選人作出評論,但亦會繼續按照對有關內容「不確認、不評論」的原則在此頁分享所有就律師會理事會選舉的傳媒報導。今天有兩篇來自《蘋果日報》的報導,以下是第二篇的網絡連結。

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傳媒報導,2016年5月22日(一) (Law Society Council elections press clipping, 22 May 2016 (1))

對於律師會理事會選舉,我們繼續不會就個別候選人作出評論,但亦會繼續按照對有關內容「不確認、不評論」的原則在此頁分享所有就律師會理事會選舉的傳媒報導。今天有兩篇來自《蘋果日報》的報導,以下是第一篇的網絡連結。

【法政匯絲】層次高啲嘅律師選水平高啲嘅理事

本來大家都唔太關心呢個選舉,但係由於好多律師行同內務律師(in-house)老細都出盡力想攞下屬嘅proxy(授權票),反而令唔少本來唔記得投票嘅人醒起要投票。甚至原本政治冷感嘅同事亦忽然關心候選人起嚟,周圍打聽各人嘅背景同取態。

無論你哋打算投邊位都好,各位事務律師巴絲,珍惜你的一票,如果5月26日去唔到投票,記得要將填好嘅選票(在5月23日前)又或者將授權票(在5月24日前)郵寄或親身送至指定地址呀!

法政匯思網誌│長官心意

每一行新入職嘅員工,通常都要由低做起,向前輩同上司們多多請教同學習。(當然,每行都有嘅黃馬褂除外,例如連搭飛機手提行李都可以漏低喺機場嗰啲高材生。) 而喺法律界,無論係事務律師定係大律師,論資排輩嘅傳統都係好重要。當我哋仲係trainee(實習事務律師)或者pupil(實習大律師)嗰時,我哋多數都做過影帝同影后,日日負責企喺影印機前影印幾粒鐘。

【先讀為快】妖民、繞民、擾民 (執業律師任建峰)

有個被一群奴才做到好像很大(但又未至於是「大大」)的大粒佬,近日來香港視察這「一帶」是否有「一路」好走。 各方奴才都覺得,大粒佬想來視察的,並不是多元化的香港,而是經過蒸餾、全面和諧的「Xianggang」。他們有這種想法是意料中事,多年來,奴才向大粒佬彙報的香港,其實根本就與香港的實際情況不符。

寫在公佈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報告之前

2015年8月13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行使了《調查委員會條例》所賦予的權力,委任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法官陳慶偉及前廉政專員及申訴專員黎年先生,成立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就食水含鉛超標一事進行調查。根據調查委員職權範圍,聆訊是就確定公共租住房屋項目食水含鉛超標的成因,檢討及評定香港食水現行之規管同埋監察制度是否適當,以及香港的食水安全提出建議等三個特定地方作出調查。

律師會理事會選舉傳媒報導,2016年5月16日 (Law Society Council Elections press clipping, 16 May 2016)

法政匯思早前發表聲明,鼓勵律師會成員在今年的律師會理事會選舉踴躍投票,但為免被誤會為把選舉被政治化、我們不會支持任何候選人。我們留意到,有傳媒開始報導選舉事宜。為了提供多一些資訊給律師會會員與普羅大眾參考,我們會把所有我們找到有關選舉的傳媒報導都放上我們的FB頁,但就不會就報導作任何評論。今天有1篇在《明報》刊登的中文報導(請看如下圖片)

專業團體於樂富地鐵站A出口出售“十年”電影放映會及討論會的門票

專團正在樂富地鐵站A出口售賣“十年”電影放映會及討論會的門票,直至五時。若未能趕及,可pm我們。為時未晚!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新民黨對酷刑聲請人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in relation to the the New People’s Party’s Position on Torture Claimants)

法政匯思近日留意到,新民黨在以「假難民危害治安」為題的宣傳單張上,稱滯留在港的酷刑聲請人為「假難民」,並指斥他們涉及多種刑事罪行,「嚴重影響香港治安」。新民黨並提出包括修訂入境條例和設立緊閉式難民營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