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間公司的in house counsel。平時的工作主要是review 及draft 合同,及對公司營運提供意見。 

初來的時候,我發現公司有很多國內來的同事。聽他們說,他們在港讀完學位加碩士再留低工作幾年就可以做香港永久居民,他們樂意在這間肯幫他們申請工作簽證的公司工作。而公司也似乎喜歡聘用國內來的同事,因為近年公司已把中港台巿場整合,總部亦已搬到內地。加上客戶也主要來自國內,聘用國內來港的同事似乎更符合公司的需要。於是,原本以為大多會看英文合同、以英文寫電郵的我,每天都看簡體字電郵,說普通話,也會不時看簡體字合同。我雖然有點意外,但也沒所謂,畢竟在香港搵食要兩文三語是常識吧!

漸漸,我體會到雖然中港台都使用簡體字和普通話,但基於各地不同的法制,三地處事方式各有不同。例如,當公司研究開發新App,港台的同事著重於如何加強保障個人私隱,國內的同事則著重於如何防止用戶以「敏感」的字眼登記註冊使用App。當香港同事著重白紙黑字,就是交易銀碼只數千元,也會選擇以合同或quotation來確認雙方同意的事項時,國內同事則重視關係,為了與廠商保持良好的關係,做生意寧願講個信字而不簽合同。儘管我的普通話不太流利,每一次我都會儘我的力量去解釋香港法例的要求及做法,同事明白背後的原因後大都願意接受。我雖然覺得有點費勁,但也沒所謂,畢竟三地同事文化背景有差異處事方式不同是常識吧!
 
但有時候,三地觀念的不同,卻會令我感到又憤怒又擔憂。試過與三地同事開會,討論推廣產品的計劃。期間,我認為計劃極有可能會觸犯某條香港法例,便提醒大家必須改變計劃以遵守香港法例。由於中港台只有香港有相關的法例要遵守,同事們都極不願意改變計劃。國內來的同事更立即追問我不守法要罰多少錢,要不要坐監,又説不一定會被發現等。老實說,不遵守那條法例罰多少錢或要不要坐監,我一時間真的答不來,因為我天真地從沒想過有人會先衡量罰則才決定守不守法。後來,大家在知道罰則不重時,大家都覺得律師都是不敢冒險的,是律師阻着公司賺錢,又你一言我一語要繼續計劃,當時我是很憤怒又擔心的。為什麼都是同樣看簡體字,說普通話的同事對守法這觀念的理解可以這麼不同?為什麼我覺得天經地義的事情其他人會強烈質疑?罰得輕就可以犯法嗎?為求賺錢,法律就不用遵守?到罰了款,就可以「規避」法律?這一次,公司的高層介入了,也認同了要守法。但我擔心下一次呢?換了其他人呢?在三地融合的趨勢下,香港未來的十年,會是把持得住,並會把守法的觀念帶給內地,抑或會是香港人也會被融合,也會以罰則來決定守不守法?

(撰文:Scotia Sze@法政滙思)(原圖: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4 月 28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