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Sera前日lastday。我唔捨得呢個好同事嘅同時,亦替佢有好出路而高興,仲好多謝佢分享佢從獵頭agent聽到嘅故仔比我知!

其中一個故事係關於律師A嘅。A去X律師行見工後,X律師行合伙人X口頭話會出信確認請佢,A點回答我唔知,但隔咗幾個禮拜X律師行都冇消息,於是A諗住冇行。咁啱Y律師行又睇中A,出咗個好啲嘅offer(雖然唔肯定Y律師行知唔知X出咩offer,總之事實上Y律師行個offer的確喺各方面都比X個offer好)同即刻出咗合約,A亦好開心咁簽咗。點知,X律師行個合伙人知道之後好嬲,覺得A咁樣係反口,於是預備寫信去律師會投訴A誠信有問題,唔合乎律師應有嘅道德要求。後來好似話係A收到風,喺X投訴之前拆掂咗,後來先冇事。

「個獵頭agent話,從未見過其他行業啲人會咁神心主動做嘢去搞個唔嚟返工嘅人!仲好認真咁問我,其實律師係咪零舍小器零舍喜歡小題大做嘅呢?」Sera同我講。「於是我半講笑咁答個agent,你唔知對一個普通事務律師嘅道德要求分分鐘高過對高官咩?」

喺香港,只有法庭認為「適當」(fitandproper)嘅人先至可以做律師。例如見習律師申請做律師果陣,必須向律師會等披露一切可能會影響申請人是否「適當」嘅資料,有案底固然要講,考試有冇出過貓都要披露。實行相似制度嘅澳洲就有好幾個案例,法庭因申請人喺讀大學時抄襲功課或在考試中作弊,又冇完整申報,拒絕佢哋嘅申請,甚至除佢哋牌。

攞咗牌做咗律師,仲有好多專業守則同規矩要遵守。例如,接一個新客之前,必須要檢查同律師行本身及律師行其他客戶有冇可能有利益衝突,如果有咁嘅可能,就必須拒絕呢個新客。

要求咁高,原因好簡單,律師對法庭、市民同客戶嘅一句說話,都可以好大影響。理論上,高官對社會影響力咁大,對個人道德要求應該更高,對利益衝突避嫌同申報等嘅要求應該更嚴謹,偏偏梁振英嘅誠信高到可以隱瞞違例僭建同收咗人5,000萬,仲冇用特權要求人哋幫佢個女拎行李入禁區;佢個班子同啲friend子差唔多個個都人品一流直情係道德L:陳茂波家族喺佢作為發展局局長力推嘅新界東北發展區囤地、仲涉嫌劏房又避稅;最新果單當然係陳章明喺嶺南大學做教授期間幫名震中外嘅國立大學出任論文導師,但又冇向嶺大申報;上屆政府又有貪曾同許仕仁做代表……唉我唔想再數。

老實講對於某啲規則,我的確會覺得綁手綁腳好煩,但我唔會忘記,所謂小題大做,是對位力必須嘅制約,如果你唔想被綁手綁腳,一係你就唔好要咁多權咁多影響力,一係你就好似渠頭咁玩穿越返去舊時兼投過胎做極權統治者。完。

Stephanie Matias@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4月1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