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酷的現實又再一次證明,成功,需父幹。

是咁的。根據傳媒近日報導,「梁特首」的幼女梁頌昕上月在赤鱲角機場入閘後才發現手提行李遺留在機場禁區外,而當時以「特殊人員」身分陪同頌昕入閘送機的梁太唐青儀與航空公司職員交涉,竟不理機場保安規定,要求在頌昕並無親自出閘認領該行李的情況下,將該行李直接送入禁區。而當頌昕的特首爸爸得知後,即時透過電話與航空公司的職員了解。報導更披露國泰航空的一份內部文件指出,梁唐青儀當時促請(urge)機場保安有限公司必須讓她女兒與行李一齊上機……

父母的愛都是無私的。但生在「人生勝利組」就是不同。明明是自己「大頭蝦」,兩母女竟然享有父親權勢上的方便,通個電話就「能人所不能」,化腐朽為神奇。

這個機場禁區鬧劇,令我想起幾年前跟團去珠三角旅行,回港的雙體船過了出發時間20分鐘,仍遲遲未開船。後來見到幾個胖子背著高爾夫球桿上船,才得悉是有幾位「地方領導」打球遲了,路上就給船公司「打個招呼」,要「特事特辦」。眼見全船盯著幾位「等埋肥叔」姍姍來遲,大搖大擺,就知道濫用特權在那地方,也許本就正常不過。

但這裏是香港。而涉嫌濫權的,更是香港「第一家庭」的家長!只不過短短四年,「梁特」之流對香港的制度性破壞,可謂嘆爲觀止。例如從梁振英回應自己山頂豪宅那句經典的「記憶中我冇講過我冇僭建」起,竟並未有人因梁宅僭建而獲檢控。而「梁特」年代的「一籃子」事件,都難以洗脫「一男子」疑似政治干預的嫌疑。由行政會議粗暴否決對港視的發牌建議、大學副校候選人的突然「墮馬」、以至「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國立」二字從劇團場刊中刪除,等等……無論這些事件的最終主使是誰,所謂「上樑不正下樑歪」,在一個看來毫不尊重制度的「特首」治下,「人治」的乘虛而入只會帶來無可彌補的傷害。

記得小學時候,提起「父愛」,我一定想起朱自清的《背影》。最深刻的片段,是「青布棉袍,黑布馬褂」的朱父給兒子送行,步履蹣跚的穿過鐵道,給朱自清買橘子。而有一定年紀的朋友,亦肯定記得,這個經典的一幕,被拍成家傳戶曉的本地品牌豆奶廣告。朕上網check過,那是1993年,主角是陳浩民……那是好pure好true的年代。

可是,文學和音樂作品總有它的時代性。當大家對社會感到不滿絕望的時候,《十年》這部由新晉導演擔大旗的作品,卻順勢奪得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最近上映的《選老頂》,表面是一套黑幫電影,內裏卻是借選舉話事人諷刺當今政治制度的、血腥的控訴。細味劇中的對白,可謂笑中帶淚。

說到這裏,我忽然想起,身邊的姊妹經常批評她們的男朋友「唔長進」、「唔成熟」,但套落這個特權充斥的特定年代,學唐青儀嫁個更「爭氣」的特權階級,其實不無道理。試想想,如果嫁了劉公子,個package充其量都只是一個富可敵國的蝙蝠俠BruceWayne。但嫁個像梁特首的男人就不同了──連飛天的他也可以管。在香港,他就是超人Superman。在女兒心中,當「國度、權柄、榮耀,皆屬於父,永無窮盡,阿們」──如此有權的男神,還不是筍盤中的筍盤?

但是學梁特話齋,「爛gag黎嘅。」不要忘記,狡猾的梁特聲稱他當晚只是「按習慣致電道別」,而處理事件的是「太太」呢。又是一場卸膊的把戲──說了大半天,呢個男人追你的時候會「揸支筆,擔張摺櫈」,但原來又係中伏!點解今時今日,要找個稍有膊頭、稍有腰骨的男人,竟是這麼的難?

也許,相愛很難。

Elsa Ko@法政匯思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4月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