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記名投票是極權的最大敵人

昨晚香港電影業創造了一個大奇蹟,就是把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頒發了給《十年》一部被親共媒體、人士批鬥的電影。小弟看過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投票規則,它雖然有點複雜,但基本上除了一些對郵寄票的簡單核實外,在記票、點票過程看來是不記名的。 這令我想起長毛年多前的一句話。在2014年八月,一群律師又是在親共勢力施壓下,無懼地向律師會政治化說不。其後,長毛先對我身邊朋友、其後再親身對我說,那個結果對我們展示,不記名投票是共產黨最大的敵人。如果當時律師會投票過程是記名的,結果的確可能會不同,因為對秋後算帳的恐懼程度就會大大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