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復活節假期,剛好家裡有點事,要以自己的方式──買了直通巴士票──回內地一趟。直通巴在公路上飛馳,我看著沿路風景,但那段「黑心疫苗」的新聞卻總徘徊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

路過設計新穎的前海特區,一路上都是大型基建,好一副大國模樣。但每次回到內地,最吸引我的反而是郊區的農田和水道,以及那些正在作業的農民和漁民。從小學的常識科到中學的地理科,我們都從書本上看到中國是「幅員廣闊、地大物博」的國家。正所謂「民以食為天」,糧食是人類生存最基本的需要,而中國這塊土地,自古以來大部份國民的食糧都能自給自足、並非進口,到現在更孕育了超過13億的人口!要養活中國人民足足五千多年,殊不簡單。所以我一直認為,中國掌控了比世界大部份國家都要多的天然資源,理應天生天養,最不需要造假才是。

諷刺的,中國人對鑽研造假總有一份情意結。從冒牌的LV包包、仿製美國白宮荷蘭風車迪士尼城堡、到三鹿奶粉、用化學物質調和成的假雞蛋、瘦肉精、蘇丹紅、地溝油……日新月異,大膽創新,層出不窮。容我冒犯講句,我覺得中國人讀化學特別有潛質,理應多出幾個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才是。可惜中國很多的化學天才都投身了造假產業,都被那些黑心錢蒙蔽了眼睛。

古語有云:「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即使是盜,亦是「有道」。可是中國現在的騙子,為了賺錢,竟然售賣了最少200萬支總值5.7億元人民幣的過期或未經冷藏的疫苗,而最恐怖的是,這些疫苗不是次貨或者黑市疫苗,而是不法疫苗製造商循正規途徑提供給中國政府、由政府按照國家衛生部門規定向小孩免費提供接種的「一類疫苗」(即乙型肝炎、百日咳白喉破傷風等常見疫苗,你和我小時候都會接種的那些)。根據報道,內地有小孩打了「黑心」疫苗之後死亡,又或者腦神經受損,變成了植物人。更令人憤怒的是,「黑心」疫苗案件曝光後,官方又企圖掩飾事故,根據報導已有多位受影響家長申訴無門,甚至上訪被拘。

又是耳熟能詳的中國特色「冤案‧上訪‧被捕」事件模式。有香港朋友可能會問,這與我何干?當然有關──無論你屬於所謂「本土」、「大中華」、還是大愛的「左膠」──你都可以預見,從今以後,內地負擔得起的家長,都會帶孩子來香港接受疫苗注射。這是任何正常家長的自然反應。與奶粉相比,要逃避毒奶粉尚可用母乳代替,但如果連政府提供的疫苗也良莠不齊,那麼跑到香港注射也可以理解,怪就怪內地那些唯利是圖的疫苗生產商和那些把關不力(又或者狼狽為奸)的負責官員!

內地人湧港注射,固然為香港的用家帶來不便,但也從側面證明外地對香港醫療監管的信任。這是「一國兩制」下的必然禍害(necessaryevil)。我們慶幸自己能在健全的制度下成長之餘,亦希望本港當局能盡早作好準備,確保本地注射服務不受外來需求的影響。

虎毒尚且不吃兒,有人卻如此毒害小孩。究竟還有甚麼方法,可以避免人間悲劇重演呢?

Elsa Ko@法政匯思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4月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