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各式各樣公民團體傾巢而出,再次在各區架設街站宣傳。這些團體當中,大部分並不會派員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也不以爭取議席為目標,因此都並不能歸於政黨一類。這些街站竹的來意也並不為宣傳個別組織的理念或其對政策的意見,而是很簡單的,希望大家登記做選民。因此,這些公民團體成員往往備有一些選民登記表格,讓路過而有意登記的市民即場填寫。

筆者過去一個星期也屢屢到這些街站幫忙,通常數個小時為一個時段,大部份時段都能得到約十位市民響應,情況尚算不俗。除此以外,也常有市民微笑點頭說:「登記咗啦。」這些都是令人鼓舞的回應,我們會以「九月記得投票」回應。恐怕眾多不同的回應中,最令人不解的,要數「唔洗啦」、「我唔打算投票」、「我唔識/做呢啲嘢」,甚至有人說「xx(地區名)不需要你們來做選民登記」。

香港的選舉史算不上長,選舉也絕對得來不易。英殖時期,大部分時間英國政府為避免刺激北京政府,並沒有大刀闊斧把西敏寺式民主帶到本港。即使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也只是致力改善公眾形象,挑選優秀的政務官擔任「民政主任」,而非以選舉充權為出路。八十年代發展出區議會制度,才是首次在香港瞥見選舉的足跡。但區議會從來不是具備實權的地方政府,而只是地區諮詢組織,實權仍攬於全屬委任議席、只吸納了華人精英的行政、立法兩局。直到北京發生六四事件,英國時任首相馬卓安對中國態度轉趨強硬,才以末代港督彭定康在港推行政治改革。北京頗有不滿,取消了「直通車」安排。自此,中國透過設立「臨時立法會」,單方面決定了現時立法會的選舉方法。

這段歷史,這段國與國之間的角力,可能令我們祖父母輩無緣在選舉中投票。到我們父母輩,只怕也是對選舉相當陌生,港英政府當初無意在香港推行政治改革或實質選舉,八十年代前學校裡也不會教授基本政治概念。到中英前景定下來,港英政府才首次在中學裡加設「政府及公共事務」科,好讓學校能培育出本地人才,在英人撤出後,真正達到「港人治港」。想來當時,我們父母輩中較早輟學的一批,恐怕也是不知選舉為何物。

經過多年的浸淫,香港經濟發展到達已發展國家的水平,真.法治早已紥根,我們絕對有發展民主的土壤,而不怕社會動盪,反過來影響民生。回顧香港採取良久但時日尚短的選舉史,投票絕對是一個歷史的責任。如果你很滿意政府施政的表現,你不是應當欣喜地登記做選民,以示你對政府推行「民主」的支持嗎?對於有人架設街站,宣傳選民登記,你也自當樂見其成。如果你對政府甚多不滿,可能到此刻你對議會也缺乏信心,就請用手中一票投給你覺得最能代表你的一位候選人。如果真的沒有這樣的人選,請自行考慮參選,或投白票。最起碼不要讓居心叵測之人以投票率低為由,亂加臆測及演繹。

有不少公公婆婆年事已高,擔心「唔識投票」、「唔知投邊個好」。選舉管理委員會現正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活動建議指引》進行諮詢,諮詢期至今年四月一日。其中第八章有關選舉廣告的指引給予候選人權力以電郵或書面通函的方式接受選舉廣告的權利。透過研讀不同候選人的政綱,長者也能充份了解誰最能代表自己。如果家中有長者還未登記做選民,只要在填寫登記表格時,不剔選「以電郵接收選舉廣告」一欄,他們便可以在家中接收郵寄的實體通函,既方便又快捷。

文:梁麗幗

(原文載於 2016 年 3 月 29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