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專訊】被網民稱為「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審議歷時3個月,最終「作罷」,除一眾泛民議員「拉布」,多個民間組織亦同時「發功」。「鍵盤戰線」法律顧問蔡騏和法政匯思核心成員吳宗鑾,化身講師為泛民提供修例和網絡知識精讀班,亦代推「懶人包」向公眾解釋細節。草案作罷,他們頓感可惜,認為自己和政府未做足教育,令各方未達共識,惟有苦亦有樂,事件將不同政治光譜的人聚焦,讓他們首次感到公民社會的力量,「拉倒版權條例一定唔係勝利,但係個好開始」。

明報記者 李詠珊

鍵盤戰線方案未被接納 與法政匯思合作

一直關注《版權條例》的鍵盤戰線,過去提意見未廣受關注,曾任6年大律師的蔡騏,2013年起任鍵盤戰線法律顧問,眼見今次社會有很大迴響,他也出乎意料。

鍵盤戰線於2013年曾提議參考加拿大版權法例中「個人衍生用戶內容(User-Generated Content, UGC)」,可惜政府沒接納,促成鍵盤戰線與法政匯思合作。法政匯思核心成員吳宗鑾說,得知鍵盤戰線的提議未得政府認同,便參考其他國家,於去年6月提出「公平使用原則」,盼社會可達共識。

認反對聲有偏離 「為反而反」

修訂《版權條例》去年底恢復二讀,反對聲不斷,但吳指有些言論確有所偏離,「睇到有人為反對而反對,嬲還嬲,唔可以講錯,唔係要撤走惡法,而要惡法變好」,他因此與鍵盤戰線分工,以法律專業為基礎,鍵盤戰線站於前線,主力倡議和應對政府,法政匯思則留守後方,教育大眾以理解修例。法政匯思比政府更早推「懶人包」,提出立場外,亦幫政府解畫,例如指出改圖、「Cap圖」和認真翻唱,於新修例下不犯法,釋除網民疑慮。吳形容此舉滑稽,「我哋好似幫緊政府做佢哋應做嘅嘢」。

吳認為,今次泛民就《版權條例》的發言「技術含量較高」,其實泛民都是臨急抱佛腳,審議前半個月才「惡補」。

主力作「網絡23條」「講師」的蔡騏稱,大部分議員對條例和網絡世界一知半解,「佢哋會問已有豁免,點解仲要叫做『網絡23條』,要同佢哋解釋豁免係咩情况未必用到,又要解釋好多網絡名詞」,後來發現議員太忙,便為其助理上堂,並主動向建制派議員解釋「公平使用原則」。

上堂問串流 張超雄發言「貼地」獲讚

曾鈺成曾質疑有網民向泛民供稿「拉布」,蔡騏解釋,他們只向議員以列點形式建議發言框架,其後全是自由發揮,工黨張超雄則應記一功,他手執比卡超改圖,配以網絡潮文為例,以示二次創作為另類反映年輕人生活的文化,受網民讚賞。「點解張超雄都跟到網上世界,要多謝公民社會幫助。」蔡指張超雄上堂時曾問:「streaming(串流)係咩?」學聯羅冠聰即席示範,才成就此「貼地」言論。

蔡強調,在鍵盤戰線和法政匯思外,還有「80後浪」、學民思潮和不同專業團體等民間組織合作,年輕一輩更發揮搜索功力,為議員提供資料庫,「『傘下爸媽』都有參與,為大家提供輔導」。回顧3個月的審議,泛民因溝通不足而甩轆通過二讀令蔡最難過,但事件卻鞭策泛民自動自覺「追更」和發言,民間團體還是覺得付出有價值。

體會公民力量 喜見年輕人「放低自己」

可惜的是,拉倒議案不是他們努力的目標。蔡騏認為市民對條例認識仍不足,「所以泛民同鍵盤戰線都表示遺憾時,網民會對呢番言論好嬲,仲未明白我哋係要修正,而唔係撤走(草案)」,惟首次能與不同光譜的議員和團體合作,他們都表示十分難得,吳宗鑾說:「第一次同一班政治光譜好闊嘅年輕人合作,大家都好努力,佢哋都放低自己,同成個泛民溝通,在我係好感動,覺得係將來抗爭嘅一條路,所以拉倒版權條例一定唔係勝利,但係個好開始」。

(原文載於 2016 年 3 月 27 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