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活節的起源,是為紀念耶穌被釘十字架、死而復活的事蹟。耶穌四處宣揚愛的精神、要保護弱小、為不公義發聲、顛覆舊約中墨守成規的訓示,為當權者帶來麻煩。當時的猶太人司祭長和羅馬人已看耶穌不順眼很久,正找方法捉拿他。身為十二門徒之一的猶達斯向司祭長獻計,可趁耶穌祈禱時把他捉拿。他問道:「如果我把耶穌交給你們,我可得到甚麼?」答案是30個銀幣,成交。

聖經中記載猶達斯的篇幅不多。他跟隨耶穌成為門徒前是一位稅吏,跟隨耶穌後則成為團體的「揸數人」,是負責保管錢袋的,可見他深得耶穌的信任。可惜他受貪念引誘,不時「穿櫃桶底」,最後更為30個銀幣把耶穌出賣了。關於他的下場,經書也有不同記載。比較可信的說法是他見耶穌被釘死後,深感悔懊,於是把銀幣擲回給司祭長,然後上吊自殺了。司祭長也不敢收回那染血的錢,用來買了塊地來安葬窮人。

放眼今時今日的香港,市民(沒有選擇地)將家園交給一些(北京)以為可以信任的人來管治,結果呢?

有承建商違規用了不合規格的水管來起樓,累及無辜居民飲用鉛水。一個正常的政府應該會追究承建商的責任。偏偏我們的官員膽敢說「拉勻一生飲無礙健康」,口裡說要追究責任的議員卻投票反對引用特權法調查事件。

有人在香港無故失蹤,懷疑因出版政治書籍被擄,後證實身處內地。一個正常的執法部門應該會調查事件來龍去脈,甚至乎進行拯救行動。我們的領導人卻請求失蹤人士自己現身澄清,警方和入境處對於有人「以自己的方式」離境後離奇現身銷案也不過問。

一個學識淵博、極受學生愛戴和同業敬重的大學教授,明明被邀請申請並即將被任命為副校長,卻不知因為甚麼一籃子因素而被口誅筆伐、任命被否決。領導人身為各所大學的校監,理應挑選對發展高等教育有熱誠、有遠見的人來管理大學,卻憑自己感覺委任一個臭名遠播、專與教職員及學生為敵的所謂名門望族。校委會的保密要求本為讓委員坦誠討論而設,卻成了一眾阿諛奉承的小丑的遮羞布。

香港的醫療服務正處於艱難時期,醫院設備和人手都不夠,公立醫院的醫生護士都叫苦連天,市民得到的治療亦未如理想。一個庫房有大量盈餘的正常政府應該興建醫院、培訓人材。現在卻將區區兩三億的撥款再減,而且一方面拒絕承諾完全吸納現時的醫科生,一方面卻又打算輸入「外地人材」。

香港較早前生育率下降,學校和教師過剩。一個正常的政府會乘機推行小班教學,以學生的最大福祉為依歸。我們的政府卻提出殺校,連累小學生被逼狂操TSA,以高分數保住學校。最近接連多宗學生自殺,一個愛民如子的父母官會檢討那裡出問題,阻止悲劇再發生。然而月讀30本書的局長的偉大建議是每校派5,000大元搞學生活動,然後對學生的訴求充耳不聞。

一條施工有問題、完工日子一拖再拖、造價一加再加、車程卻只省10分鐘、經濟回報不明不白的鐵路(還未計一地兩檢等問題)。一個正常的政府會停工,免整個社會陷入無底深潭。一班好大喜功的官員和只懂擦鞋的議員卻粗暴通過數以百億計的撥款,以香港市民的血汗錢進行利益輸送。

身在充斥著像猶達斯般事事以錢、利益、權力掛帥的人的社會,唯有多為自己和管治者祈禱「別讓我/他們陷於誘惑」,阿門。

Belle Woods@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3月26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