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二,正值三八婦女節。當天,為了預備稍後跟其他地區律師分享香港家暴相關法律,我找來了吳靄儀(前任立法會議員)於10年前3月8日在立法會的致詞文件。當時她所討論的議案是「鑒於家庭暴力問題嚴重,本會促請政府盡快制訂有效措施遏止家庭暴力」。其時,天水圍滅門慘案發生將近兩年。而她這樣作結:

「其實,我們希望有真正的改變,是令暴力數字下降,社會風氣改變,能夠改得更好。這樣,我們在三八婦女節時才會感到高興。」

10年過去,情況有改善嗎?修訂後的法例和其他相應措施,有體現「家暴零容忍」的政府政策嗎?這是我在分享時的提問,而現況似乎告訴我們,是時候要再次聯繫其他姊妹們了⋯⋯

那其他婦女議題呢?教了一個學期的「Gender and Law」來到差不多最後一課,而這課是關於婦女和就業。昨天,找資料備課時,我發現原來已婚婦女的就業率遠低於沒結婚的婦女(47%對66%),而年齡介乎25至39的已婚婦女就業率也是遠低於同齡的已婚男士(61%對97%)!婦女做兼職或散工的比率就較男士為高,但根據《僱傭條例》(香港法例第57章),任何僱員若工作不符「4-18」條件(即每週工作最少18小時並連續工作最短4星期),便不屬於連續性合約僱員,很多勞工保障都沒有!至於作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就更加不受任何勞工法律保障,真是此「職」不同彼「職」!

正當我埋首把上述資料寫進講義時,背後傳來一聲大叫:「媽咪,我個頭好痛,仲有我個身好熱呀!」

唉~是咁的,話說昨天原本打算接小子放學後便返回公司工作的我,因為途中發現小子額頭發滾,於是把工作帶回家方便觀察他狀況。

果然不出所料,小子發起高燒來,想起這幾天在學校家長群組收到關於流感肆虐的訊息,唯有把工作先放一旁,立刻帶小子去看醫生,確定是普通感冒還是流感,因為若果是流感的話,那這個週末一早安排好的「飛甩細路行」就要泡湯了。

世事就是這樣,小子確診B型流感,提早放復活節徦;而我嘛,甚麼婦女就業保障、家暴修例檢討以至甚麼「二人世界」統統要讓路,一整晚沒睡看顧燒得臉頰通紅的他。

再然後,小子睡了覺好的,今天精神爽利;他老媽我就撐著半條命,在家中書房繼續未完的工作。

再再然後,電話傳來訊息。我才發覺:「弊,我忘了今天要交稿呀!」

金魚媽媽@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3月1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