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應舊生會師兄邀請返去母校同啲讀緊中學嘅師弟分享做大狀嘅苦與樂。其實之前都已經有幾次就呢個話題同啲學生做過分享。但係師兄叫得我哋去講就要如實披露,費事班師弟上錯賊船。

每次同啲師弟分享經驗都會重點提及幾樣決定做大狀前必須要有嘅心理準備。其中講得最多嘅就係話佢哋知做大狀一定要捱得。唔係話要擔擔抬抬果種捱得,而係要有心理準備會有好多時候要捱更抵夜,不眠不休,犧牲個人嘅時間同自由。好多時啲案件去到大狀手時都會有嘢要趕。攞緊急禁制令,人身保護令,或有緊急嘅司法覆核申請都可能得一兩日時間畀你去睇晒啲文件,做一啲法律研究,起草申請文件例如傳票同誓章,仲有書面陳詞,跟住就即刻要上庭。分分鐘臨上庭之前可能只訓得一兩個鐘咁就要披甲上陣。又例如有啲客開始咗官司之後一直都意為可以慳啲律師費自己搞,去到搞唔掂或拖到差不多去到法庭定下嘅死線時先走去搵律師同大狀幫手處理。咁我哋不單只要應付法庭死線,仲要由頭到尾幫佢執番靚隻Case等佢再打落去唔會因為開錯頭而輸官司。

就算係啲唔係咁急嘅情況,時間都會好難控制。例如話有單案就審緊,咁審訊期間每日朝九晚五呢,你就要坐係法庭打官司。散庭之後返到寫字樓就要睇下當日有啲乜野嚟咗要即刻處理。跟住可能就要準備吓第二日番去法庭要處理嘅突發嘢,好似法庭或者對家提出咗一啲新嘅法律議題,咁果晚你就要返去就住呢啲新議題做研究搵案例,第二日返去法庭拗呢個新議題。除咗呢啲之外,咁你仲有其他嘅案都有嘢要做嘅,起草訟書又好,寫法律意見書又好,準備其他嘅聆訊又好,法庭都唔會因為你而將死線押後。咁果啲工作咪每日散庭之後咪前可以做到囉。甚至乎可以話要上庭嘅日子,一天嘅工作要去到五,六點先至開始。有好多時候,我哋寫字樓無論係半夜三更或周六周日都有同事係度趕緊嘢。當有嘢要趕時,就一定係工作行先,六親不認,約咗邊個去邊度都要取消。

有時一件案件有Leader(即係有資深大律師帶頭),做 Junior嘅就要有隨傳隨到嘅心理準備。Leader忽然諗到一啲新嘢想抝,Junior就要立即去搵案例文獻睇下有冇得去。Leader忽然想同你傾吓某個論點,你人去唔到佢果度傾都要立即聽佢電話。我甚至試過同女朋友睇七點半臨開場時收到電話,差啲要立即走人。但係Leader都算有人情味,叫我睇完場戲先去佢屋企開工,仲提醒我記得臨去佢屋企之前返Chambers攞番幾箱文件同電腦⋯

所以話千祈唔好畀大台果啲法庭劇誤導以為做大狀都只係喺法庭企起身噏幾句跟住就可以去Happy Hour。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大狀係庭上可以雄辯滔滔,言之有物,但係背後嘅辛酸血淚係只有自己先知。

(撰文:CSF@法政滙思)(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3 月 18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