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好像過得特別快,部門的新春晚宴才過了不久,又快要迎接復活節長假的來臨了。而且今年三月底只要請4天的假,就可以連同清明節堆砌出一共11天的悠長假期!平日還是忙得要命,但當大家準備向腦細入紙請假時,各位絲打仍然難掩興奮雀躍的心情,就如魯迅《孔乙己》筆下所言,「店內外充滿了快樂的空氣」。

「我同男朋友又去日本喇,上回去完大阪京都,今次就去福岡、熊本加鹿兒島深度遊。」Stephanie Matias說。

「我個JohnBB巧錫我㗎,仲巧叻叻豬添。佢攞咗年終花紅,知我想去關島,就即刻買定機票,話帶我去同陽光玩遊戲,估個傻豬分分鐘仲可能喺沙灘上同我求埋婚添!」Iris笑到心心眼。

「掛住同你一個玩遊戲咋!放咁多日假,唔通淨係對住個沙灘咁悶咩。」我忍不住插嘴。

「Oh, Elsa!有人葡萄啦而家。」Chloe説。「不過你成日宅喺屋企煮飯仔,你肯定慳埋最多錢,我哋幾姊妹,你肯定最快買到樓喇,小富婆。」

咁小女子又唔係真係毒到大家講咁嘅,好似隔離team個阿Joe追咗我半年我先同佢食過一餐飯咋!只不過我對生活的質素係有要求,有時候耳根清靜,總好過同啲唔成熟嘅男仔一齊,浪費自己時間又畀假希望人哋喇。你知而家,我哋觀察啲男仔多陣都俾人話「收兵」㗎嘛。其實,當遇到一個對的人,佢唔駛送花送香水,其實……佢同我行下海旁都已經好sweet!

「唔得!唔落水點知佢有無操fit六舊腹肌?」Stephanie又說。「如果學阿CY梁話齋,喺中環海旁開個泳棚,食完午飯同你個Joe游20分鐘水,咪乜都無所遁形囉!」

我話,應該叫你同你男朋友同佢阿媽三個一齊落水先,食完飯游水會唔舒服,咪睇下你男朋友救佢阿媽定救你先,然後再決定呢個男人嫁唔嫁得過囉。呢招夠毒吧。

「其實呢,我細個係游泳校隊的……不過自從幾年前我在淺水灣,親眼目睹一個操北方口音的遊客將口濃稠的黃痰吐入水中,之後口黃痰在水中載浮載沉,我已經患了創傷後遺症,幾年都唔敢再游水了。如果泳客無公德心,乜嘢淨化海港計劃,乜嘢排污系統都無補於事喇。」Chloe弱弱的説。

「Oh my God!計我話,最穩陣係釣魚,唔駛獻醜又唔駛落水濕身。CY仲話可以釣45分鐘添。不過唉,有時候午飯時間都要用來concall(電話會議),落樓下買個三文治都無時間喇。仲去釣魚?」Iris説。

點知腦細行過,劈頭一句:「Iris!你唔駛出海釣喇!上個禮拜同你去律師會的CPD課堂,一個鐘都係咁釣!你出到去係代表我哋律師樓。你點可以咁唔專業㗎?你係律師嚟㗎!」

「腦細,佢個心都飛咗去外面同陽光玩遊戲啦。」我說。「不如你批咗我哋啲假先喇!多謝!」

Elsa Ko@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3月1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