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當晚,我去咗「爆房」,喺大阪。同男朋友。結論係:好正,真係好正。我指間房。果間情侶酒店地點非常接近難波站,房間面積有成約300呎,窗明几淨,大床,隔音一流,房間及浴室都有(只播AV嘅)電視,而且房價勁平,過夜只須約港幣500!完勝。

「咪玩啦,山長水遠去日本爆房?」絲打Cissy問。「其實係咁嘅,我同佢鍾意玩即興,去旅行好多時都係冇行程兼唔會訂定食宿,因為咁先隨時有新嘗試同驚喜!今次去大阪都冇訂定酒店呀。落咗機出到市中心,好偶然咁喺街邊見到有房出租嘅廣告牌,撞咗入去之後感覺OK,於是決定住一晚囉。」我答。

Cissy:「冇訂房?你唔驚要瞓街咩?」原來Cissy都唔係好了解我。「去旅行,最緊要都係一顆閒心啫,基本上只要個人安全,我咩都冇所謂,有現金有護照喺身,我真係未驚過。」

講到呢度,我諗起李波。見到佢被自願偷渡同被放棄居英權,我發現,我而家呢份即興去旅行嘅自由,原來並唔係咁理所當然。我沉默。

諗真啲,原來好多事情都唔係咁理所當然,例如:細個果陣開電視,第1台當然係翡翠台,第2台當然係本港台;屋企水喉流出嚟嘅水當然係安全飲用水;同媽咪買餸唔去倒模超市同商場當然仲可以選擇去街市小店;交稅啲錢當然係用喺香港社會(而唔係咩一帶一路地區);官員收咗不明來歷嘅錢(例如5千萬)當然係要畀廉署查;法律面前當然人人平等,冇人係超然嘅;香港境內當然係行香港法律,大陸果套同公安當然留喺深圳河以北……但原來,所有我以為係咁理所當然嘅嘢,一個唔覺意就可以冇咗。

「咩都冇所謂?你平時好有原則㗎?」Cissy見我靜咗兩秒,有啲唔信。「就係,只要搞清楚原則,其他一切都係浮雲。我去旅行,原則係為咗放鬆,其他嘢例如食咩嘢住邊度去邊個景點,我真係完全冇意見。」「連瞓街都唔驚咁冇底線,睇嚟你上星期應該投咗6號喎!」「我有底線架,就係要安全!同埋呢,如果我真係因為瞓街而有咩事,最多都係搞著我自己啫,但選立法會議員唔同呀,可以影響好多人!」

係囉,立法會議員真係有好大影響力,而選個啱嘅人做立法會議員,就係其中一個可以保障我以為係理所當然嘅事同捍衛我相信嘅原則嘅方法。政府剛剛公佈第六屆立法會選舉會喺9月4日舉行喎,即興還即興,真係要mark低果日唔可以離開香港!

Stephanie Matias@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3月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