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XXX, do solemnly, sincerely and truly declare and affirm that I will truly and honestly conduct myself in the practice of solicitor, according to the best of my knowledge and ability.”

早前的一個星期六,我的同學在高等法院的法官面前、他的師父及我們眾親友見證下,莊嚴的宣讀了上述誓詞,他承諾會盡他所知所能,誠懇和誠實地從事律師的執業。

那是我的同學的admission,他剛剛完成了見習律師生涯,正式向法庭申請成為律師。過程中法官雖然不會「扑頭」,但就會頒令批准同學成為律師。一般在儀式完成前,法官都會勉勵新晉的律師一番,這次也不例外。在寂靜的法庭內,大家都聽着法官的講話:

「恭喜各位律師!在各位慶祝的同時,我希望各位也不要忘記,你們之所以能夠成為律師,除了自己付出許多的努力外,社會也投放了很多資源在你們身上。所以我期望各位在賺錢之餘,也不要忘記回饋社會,不要忘記幫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不要忘記對不公義的事情發聲。同時,在往後律師的工作,你們難免會遇到誘惑和挑戰,會令你們想偏離或放棄原則。但請你們記著憑良心做事,記著社會對你們的期望,記著要捍衛法治。最後,我希望各位可以在律師這專業發揮所長。」

聽到法官這番說話,我突然感觸起來。我知道社會上有律師真的會為公義挺身而出,義務幫助被捕人士,保障被捕人士的法律權利。我知道有律師在面對社會上似是而非的言論,或對司法機構無知甚至近乎藐視法庭的抨擊時,會主動發聲澄清,致力捍衛法治與司法獨立。我知道有律師會不論政治取向,向需要幫助的人提供法律服務。這些律師應該就是法官及社會所期望我們做到的律師。

但與此同時,我也想起有律師在法庭未審訊前已公開形容被捕者為「暴徒」,甚至說「有必要時可殺暴徒」,彷彿己完全忘記推定無罪這原則。我也想起有律師主動向律政司提供檢控的意見,身為律師不是應該更清楚,律政司檢控的決定不應該受到任何干涉的嗎? 我也想起有律師聲稱香港司法機構的外籍法官對中國就香港行使主權認識不深,沒有考慮國家利益。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何以見得外籍法官對中國就香港行使主權認識不深?而法官依法律審理案件又有何不妥呢? 這些律師有捍衛法治嗎?這些律師有憑良心做事嗎?這些律師是否記得當初也曾在法庭前宣誓,會盡他們所知所能,誠懇和誠實地從事律師的執業?

法官的話也令我反思,自己應該如何做一個法官及社會所期望的律師。

原來出席別人的admission自己也獲益良多,或許所有律師也應不時出席後輩的admission,製造機會給自己反思一下自己的言行有沒有違背當初自己在法庭許下的承諾!

(撰文:Scotia Sze@法政滙思)(圖片來源:無綫劇集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3 月 3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