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記做選民,for what?

這陣子各式各樣公民團體傾巢而出,再次在各區架設街站宣傳。這些團體當中,大部分並不會派員參選九月立法會選舉,也不以爭取議席為目標,因此都並不能歸於政黨一類。這些街站竹的來意也並不為宣傳個別組織的理念或其對政策的意見,而是很簡單的,希望大家登記做選民。因此,這些公民團體成員往往備有一些選民登記表格,讓路過而有意登記的市民即場填寫。

任建峰家規首禁打人 睡前牀邊講《和平樹》

「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笑言他有個6歲的「大老闆」,每晚定時打電話問他「幾時回家?仲有幾多分鐘?」他與太太都是大情大性的人,兒子「嗲起上嚟好嗲」,但「躁底」發脾氣時也可能動手。任堅信暴力無法解決問題,故定下第一條家規便是不准打人,他亦不會打兒子,希望言傳身教何謂和平。任建峰說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兒子也體會暴力不可取,「打人會被老師話、其他小朋友唔同你玩、仲要諗方法𧨾受害者」 。

與大狀公會意見相左 「側重點不同」

《版權條例》修例再被擱置,除了立法會未能達成共識,同以法律為專業的大律師公會和法政匯思亦有不同意見,大律師公會更兩度發表立場書,回應有關修訂的提議。法政匯思核心成員吳宗鑾說,律師間對法律有不一樣的解讀很正常,樂見大眾就條例熱烈討論。

曾為泛民開精讀班 只求「惡法」變好 鍵盤背後律師﹕拉倒版權例非初衷

被網民稱為「網絡23條」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審議歷時3個月,最終「作罷」,除一眾泛民議員「拉布」,多個民間組織亦同時「發功」。「鍵盤戰線」法律顧問蔡騏和法政匯思核心成員吳宗鑾,化身講師為泛民提供修例和網絡知識精讀班,亦代推「懶人包」向公眾解釋細節。草案作罷,他們頓感可惜,認為自己和政府未做足教育,令各方未達共識,惟有苦亦有樂,事件將不同政治光譜的人聚焦,讓他們首次感到公民社會的力量,「拉倒版權條例一定唔係勝利,但係個好開始」。

【法政匯絲】現代猶達斯

復活節的起源,是為紀念耶穌被釘十字架、死而復活的事蹟。耶穌四處宣揚愛的精神、要保護弱小、為不公義發聲、顛覆舊約中墨守成規的訓示,為當權者帶來麻煩。當時的猶太人司祭長和羅馬人已看耶穌不順眼很久,正找方法捉拿他。身為十二門徒之一的猶達斯向司祭長獻計,可趁耶穌祈禱時把他捉拿。他問道:「如果我把耶穌交給你們,我可得到甚麼?」答案是30個銀幣,成交。

【李波回港】郭榮鏗促警調查是否涉跨境執法 勿讓李波「說了算」

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去年12月30日失蹤後,事隔三個月終於回港。法律界議員、公民黨郭榮鏗指,李波事件疑點重重,即使李波表示自願返內地,警方亦應調查內地執法部門是否跨境執法,「不應由當時人說了算」。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呼籲政府,別將李波事件當成「家事」掩蓋。

法政匯思網誌│在法律學院遇上的第六、七種人

近日有法律學院同窗撰寫了一篇名為「在法律學院遇上的五種人」的文章,引起身邊一群莊友、朋友熱烈討論。簡單歸納,文中羅列的五種人包括:(一)熱愛鑽研法律,對任何議題都能夠力陳己見的「法官」、(二)說話滔滔不絕、描述能力超凡的「吹水友」、(三)你唔知佢啲時間點嚟,總之每次上課前佢都可以完成readings的「圖書館館長」、(四)每日重複上堂瞓覺、落堂後悔的永劫輪迴,但始終改唔到的「渴睡的人」,還有(五)出身、樣貌、成績,總之你數到嘅嘢都是上品的「人生勝利組」。筆者當然非常同意這位同窗如此入微的觀察,但可能因為物以類聚,筆者身邊真的較少第一、二、三、五種成功人士,反而以下兩類就比較多。

鄧均堤出席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辦的《禁止酷刑公約》分享會

法政匯思成員鄧均堤今晚出席了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舉辦的《禁止酷刑公約》分享會,講解為什麼就算港府退出《公約》,亦無從推卸其保障人權的責任。

有真。法律代表怎麽可能不要錢

首先,要介紹一組字: “pro bono publico” (簡稱 “pro bono”) ,是拉丁文,意思以專業知識和才能提供服務但不收分文或只收取象徵式費用,常見於法律行業。而實行普通法的香港,不時都有律師或大律師pro bono幫人打官司。

Eight arrested after digging up dirt

Eight activists including a lawmaker were released last night despite refusing to pay bail, after being held for nine hours for trying to collect bags of soil and rubbish from what they said is an illegal and dangerous soil dump in Tin Shui Wai. Six were arrested for suspected theft while the Labour Party's Lee Cheuk-yan was held for disorderly conduct and Lantau Concern Group's Tse Sai-kit was detained for failing to produce an identity document。

人權非星期五

由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主辦,香港人權監察、民權觀察、法政匯思合辦的「人權非星期五」,邀請你一齊認識《禁止酷刑公約》如何保障香港人的人權,兼集思廣益,一齊拆解政府建議退出《禁止酷刑公約》,背後真正目的何在。

法政匯思唔論政鬥廚技 男神煮水蛋咩味?

法政匯思去年一月成立,希望匯集、團結法律界人士,為捍衛法治、司法獨立、民主、人權、自由、公義等核心價值發聲。過去一年,法政匯思成員透過各類媒體,評論社會政經議題。

【嘉湖山丘】大律師質疑警以盜竊罪濫捕示威者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譚俊傑質疑,警方以盜竊罪拘捕收集泥頭的示威者,做法值得商榷,客觀效果是阻礙示威。現場的泥頭明顯屬厭惡性、遭人棄置的物品(abandonedgoods),涉事人可以此作抗辯,難以構成盜竊罪,「被棄置、冇人出嚟認嘅物品係『偷唔到』。譬如我掉咗架單車去垃圾房,你執咗,我係告唔到你偷嘢」。

傳媒茶聚

過去一年,“法政匯思”成員以不同方式,在各類媒體、社區及互聯網,利用其專業知識分析、評論社會政經議題,並傳遞香港的核心價值。

【法政匯絲】雙職母親的日常

上星期二,正值三八婦女節。當天,為了預備稍後跟其他地區律師分享香港家暴相關法律,我找來了吳靄儀(前任立法會議員)於10年前3月8日在立法會的致詞文件。當時她所討論的議案是「鑒於家庭暴力問題嚴重,本會促請政府盡快制訂有效措施遏止家庭暴力」。其時,天水圍滅門慘案發生將近兩年。而她這樣作結:

「其實,我們希望有真正的改變,是令暴力數字下降,社會風氣改變,能夠改得更好。這樣,我們在三八婦女節時才會感到高興。」

10年過去,情況有改善嗎?修訂後的法例和其他相應措施,有體現「家暴零容忍」的政府政策嗎?這是我在分享時的提問,而現況似乎告訴我們,是時候要再次聯繫其他姊妹們了⋯⋯

法政匯思網誌│做大狀一定要捱得

上星期六應舊生會師兄邀請返去母校同啲讀緊中學嘅師弟分享做大狀嘅苦與樂。其實之前都已經有幾次就呢個話題同啲學生做過分享。但係師兄叫得我哋去講就要如實披露,費事班師弟上錯賊船。

暴力陷阱(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下星期五是耶穌受難節。根據《聖經》記載,當時羅馬帝國駐猶太的總督比拉多(基督教:彼拉多)在猶太人逾越節前夕釋放一位死囚。他給群眾兩個選擇,一位是耶穌,另一位是巴辣巴(基督教:巴拉巴)。群眾選擇釋放巴辣巴,耶穌就死在十字架上。這故事有多個層次,有些更是宗教性甚重,我不在此討論了。以下是純粹從一個人性角度去重組這故事。

Hong Kong judges under fire: Do critics want accountability ‘watchdogs’ or political rottweilers?

Hong Kong’s judges have frequently found themselves pilloried by political talking heads of late, and the past few weeks have been no exception.  Former ICAC Deputy Commissioner Tony Kwok Man-wai called on Internet users to “hunt down” the judge who granted bail to Hong Kong Indigenous leader Ray Wong Toi-yeung and dig up dirt on judges’ “relationships with pan-democratic parties.”

為叛國者辯護的「換諜者」

“Everyone deserves a defense. Every person matters.” Tom Hanks飾演的James Donovan在Bridge of Spies(換諜者)中說服他的妻子容許他為被控間諜罪的Rudolf Abel出庭辯護時深信不疑每個被告都應有抗辯的機會。

【法政匯絲】假日的眾生相

時間好像過得特別快,部門的新春晚宴才過了不久,又快要迎接復活節長假的來臨了。而且今年三月底只要請4天的假,就可以連同清明節堆砌出一共11天的悠長假期!平日還是忙得要命,但當大家準備向腦細入紙請假時,各位絲打仍然難掩興奮雀躍的心情,就如魯迅《孔乙己》筆下所言,「店內外充滿了快樂的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