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伊始,我卻懷著沉重的心情執筆。寫的並不是歌評,而是一場活生生的、教人不寒而慄的真.羅生門。

「羅生門」一詞,出自日本導演黑澤明執導、改編自芥川龍之介小說的同名電影。《羅》片揭露人性的陰暗面,劇中的角色因一己私利,而選擇了各說各話,在1950年上映時引起了全球文化界的轟動。而「羅生門」後來亦泛指「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執一詞、真相不明的情形。

這些情景,大家似曾相識嗎?在電視上見過?在網絡上看過?剛和親朋戚友「拜年」時,你們又有否遇過呢?

旺角初一晚的「魚蛋之亂」,讓新春本來喜氣洋洋的家庭團聚,變成了世代之間的火藥庫。

姨媽:「點解而家啲後生仔要咁暴力?打到啲差人頭破血流?」

姑姐:「連記者都打,香港無救了。唔係黃絲就大晒架,香港係講法律架嘛。」

表弟:「但係差人對天開咗兩槍喎!又用槍指向群眾?合乎警察通例咩?」

十叔:「但班暴徒又掟磚又燒嘢喎!警察和同袍生命受到威脅,開槍梗係無問題!」

表妹:「但開槍算係最低武力咩?向天開槍,流彈會擊傷無辜市民,點都講唔通!」

三姑:「咪係,新年流流篤串魚蛋都要搞到開槍。」

四叔:「唔係班本土派挑釁,都唔會搞到咁大喇。佢哋係早有預謀,帶齊架生嚟搗亂的。」

霞姨:「又唔可以一口咬定係本土派做喎。新聞片好多暴徒都戴晒口罩,會唔會係其他組織搞事然後賴本土派先?況且好多後生仔都係上網大隻講。你sure佢哋真係會咁勇武?就算係,你夠證據證明係本土派做咩?」

成哥:「大台新聞片段剪到一岩一窟,都唔知係咪播啲唔播啲。」

順嫂:「你哋一個二個在場咩?咁多意見。等警方調查喇。」

鋒仔:「你見唔到警察而家拉完人可以無法庭搜查令就入屋蒐證咩?唔係個律師及時趕到,個學民仔一早被人抄家喇。」

親戚王律師:「係呀,一定要符合程序公義(due process)。不依循合規途徑搜來的證物,係唔可以呈交法庭作證供架(inadmissible)。」

弟婦:「執法部門嘅效率好撲朔迷離。一時拉人咁快,但朱經緯到而家仲未有人招呼佢。年初一擺下夜市都要掃,但良景邨市集嘅所謂『管理員』打人,警察卻又隻眼開隻眼閉。」

堂弟Justin:「Gosh,都係返加拿大好啲。香港真係好亂。Hopeless!」

聽到呢度,我Elsa忍不住爆seed:「咁亂你又回流返嚟?香港本來好好,係689同佢班子施政失誤搞到而家咁!係立法會投票制度失衡,係咁通過啲唔符合小市民利益嘅工程,先會搞到民怨爆煲!好似高鐵咁,係咁超支浪費公帑但係而家馬時亨一句『洗濕個頭』就要繼續去?一個唔真正代表到廣大市民利益、一個無法監察政府施政嘅立法會,先會有無知無能嘅議員可以『明張目膽』咁喺議事廳違背良心,又或者發表埋『五條書局友坐洗頭艇』呢啲低俗言論!然後班泛民無法阻止政府硬推先要作出拉布、點人數等等嘅下策!浪費時間浪費社會資源!你唔去反思個體制嘅問題、唔去為社區發聲,反而仲嫌呢度亂?你有無當過呢度係自己個家?香港搞到今時今日咁,就係你哋以前乜都不聞不問,有事就自己走,有人搞抗爭搞佔領你哋就帶頭反對。你哋有無想過,點解班小市民冒著被拉的危險,都要站出來?幾年前反高鐵仲係一行一跪,而家連暴力升級都有人撐,點解?因為忍無可忍喇!螻蟻都要偷生呀,哪怕只有一絲希望!」

全場鴉雀無聲。外婆叫大家埋位食飯,大家互不瞅睬,扒完碗飯就不歡而散。

為甚麼看同樣一則新聞,大家的取態卻如此不一樣?每個人都只想接受片面的真實,還是片面的謊言?這是心理學上的「選擇性認知」嗎?

前年雨傘「撕裂」社會的傷痕並無癒合。新年一家人困獸鬥,更是容易擦槍走火。在守法的前提下,大家有選擇藍營和黃營的自由,但「深層次矛盾」不處理,民怨繼續積聚下去,能確保不愉快事件不再上演嗎?

Elsa Ko@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2月1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