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如刀割。

初二凌晨開始追蹤旺角衝突事件,整晚輾轉反側,難過又疑惑。

然後,日間乘地鐵時,車廂中播出有線電視新聞有警員被襲的片段,乘客議論紛紛: 「又係佔中嗰班友!」「大學生喎!讀屎片!」我揪著心沉著氣,沒有(也不敢)當場 問他們:「你知道事件始末咩?你點知佢哋同佔中有冇關?你點知佢哋係大學生?」

同一時間,在社交媒體上,充滿著政府和警方如何利用捉小販一事來挑釁市⺠和把市⺠ 逼入死角的報導、聲討警察把槍口指向市⺠的訊息和各種陰謀論。一次又一次,我強忍 著沒有(也不敢)呼籲朋友們先了解事實再說。

我抬頭看看坐在我對面痛斥戴耀廷的叔叔,又低頭讀讀面書上洗版的譴責警察和689的 帖子,忽爾出神。我開始懷疑線上線下這兩個平衡時空其實並不相關,開始懷疑我所認 識的團結和諧的睦鄰友愛的人情味濃的香港其實從未存在,開始懷疑甚麼是真、甚麼是 假、何謂對、何謂錯。開始頭痛。開始心痛。開始胃痛。

撕裂。流血。扭曲。哭泣。我的腦。我的心。我的胃。我的家。我的香港。

深呼吸。

在這紛亂的時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絕對不能妄下判斷。當然有些原則,必定不能鬆 懈,正如無私的義務大狀好友所言:「抗爭者(作者補充:及警員和所有被告人)的是 與非有待法庭判定,但就算他們有千般不是,他們得到法律代表的權利是我們必須拼命 維護的。」

而堅守原則如平等、自由及法治的同時,亦必須睜開眼睛,多角度去了解事實及事情的 全部,而要獲得更全面的資訊,就必須緊記大台官媒不能盡信,但同時亦必不可只沉浸 在一面倒的媒體。資訊自由是公平定奪是非的起點,無論如何,必須保護資訊自由和新 聞工作者,這點半步都不能讓。

最後,容我以完全道出我心聲的法政匯思2月9日發出的聲明的第三點作結:「法政匯思 對於昨夜的事故感到悲傷及震驚。這城市不能容忍警察無理的暴力。同樣地,我們深信 廣大市⺠亦不希望見到一個以暴易暴的香港。經過了悲傷的一夜後,我們呼籲香港各方 人士保持冷靜及深切反思。」

(撰文:Alexa Stone@法政匯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2 月 11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