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公安,銅鑼灣「書局五條友」一案再無懸念了。

昨晚之前,「相信警方、相信政府、相信國家」的人還可以說「沒證據不要胡亂猜測」,「點會做得咁低莊」,「可能他們真犯了事所以被抓」,「可能他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昨晚之後,可以肯定的起碼有兩件事;

(一)五子失蹤與他們所賣的書有關

先別說桂民海與醉駕殺人者資料不符,當年亦無此罪行。如果他們各自「被犯法」不同的罪行,我們還不能立即否定該等指控的真確性。

然而現在的理由卻是他們都涉桂的案,那就露出破綻了。然即他們當年是謀殺,不是醉駕?12年前一起殺了人,接著大家一起來香港賣書,然後12年後大家先後分別從泰國、深圳、香港良心發現用自己方法回國自首?!睇慣CCTVB膠劇的師奶都唔會收貨吧。

而且「調查」了這麼久,連半點可將各人入罪的芝麻綠豆罪名都找不到,即是各人都不曾在內地犯罪,甚至連可招人話柄的juicy story(例如包二奶呀、嫖妓呀)都查不到。

所以唯一合理解釋就是他們所售的書籍令某(些)人龍顏大怒,顧不得那麼多,抓了再算。誰知找不到黑材料,於是安個莫須有罪名作罷。

(二)「強力部門」是在非法的情況下「執法」

如果「執法者」是循正途在港或外地執法,就可以光明正大理直氣壯交代是憑藉甚麼條例和權力拘捕當事人,不用這麼閃閃縮縮,又要當事人出來「澄清」是自首、叫其他人別多事,又要入境處說不會追究,又要環時、文匯護航。

亦即是,他們都心虛、心知理虧,才需要這樣此地無銀。

令人擔心的是:

比王日日日還要爛的劇本交了,香港人信不信不是他們關心的事,反正就示範了野蠻人可以漠視一國兩制。眾多傳媒已經自我河蟹還不夠,他們要寒蟬效應在香港社會徹底發揮,所有人都要「愛國愛黨」,半點批評都不能容忍。

但只要有足夠的人不害怕,繼續說真話,我相信大家仍可以在風雨中抱緊免於恐懼的自由。”They can’t silence us all.”

文:林日君@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2 月 5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