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絲】向左走向右走

兩週前的情人節,我一個約會都沒有。和絲打聚會時,大家七嘴八舌說要給我介紹男生。 豬女:「你要咩條件?講嚟聽聽。」 我頓了一下道:「首先要係黃絲。男女不拘。」 大家靜了3秒。大概沒人想過政治取態竟然是首要條件。(而且擺明好男色的我竟然接受女伴。)

從親子議題看社會衝突(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最近實在太多沉重的政治議題,連我都覺得需要稍為休息,所以今個星期我會以親子議題作為起點。 星期二晚,老婆與我在兒子睡覺後開了電視看港台《視點31》,其中一個報道說到中產家長為小朋友報遊戲小組(PLAYGROUP,下稱為「PG」)。受訪的家長是典型中產人士,兩夫妻都要工作,身邊的家長都有帶小朋友上PG。三歲女兒現在去三個PG班,包括中文(因為家長發覺自己與女兒說英文說到女兒不懂中文)、跳舞、社交(當中夾雜一些學校面試技巧的內容),每個月花大概五千元。家長強調自己已經不算是「怪獸家長」。

司法界屢受抨 法政匯思憂建制圖整頓 律師會稱法庭非軟「豆腐」

近月不少親建制人士出言質疑司法界,包括本網早前報道,去年10月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在公務員國情班指,司法界過半外籍,沒從國家利益考慮問題;前副廉政專員郭文緯日前撰「初稿」指,要求網民對批准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保釋的法官「起底」。法政匯思批評建制派向司法界連番「發炮」,是企圖「整頓」司法界,影響獨立原則。不過律師會認為有關言論影響不大,強調香港法庭並非「豆腐」般軟弱。

法政匯思網誌│智慧

猴子年嚟到喇,孫公借852郵報祝福大家平安、快樂,亦祝願香港繁榮,早日有真民主。 每逢大節日過後,律師樓一般都冷清清,我亦請咗幾日假同家人到泰國旅遊。泰國一直係我最喜愛嘅國家之一,不過今次旅行就發生咗件小插曲。

簡評無綫J5台普通話新聞配簡體字

新J5台在黃金時段播放45分鐘普通話新聞,但只提供簡體字字幕,沒有繁體字的選擇,不如數碼廣播的翡翠台或者以前的高清翡翠台,可供繁簡字幕選擇,而新台普通話新聞的配圖也使用了簡體字。坊間一片熱議,對此,無綫兩度作出回應,第二次的回應指:「香港乃是國際城市,新安排既可為各方觀眾提供更多選擇,亦照顧不同觀眾需要。」

【黃台仰被捕】前副廉政專員籲網民起裁判官底  被質疑涉藐視法庭 律師各有說法

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昨被控1項暴動罪提堂,裁判官下令以共20萬元現金及人事擔保批准黃保釋。前副廉政專員、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國際反貪課程主任及客座教授郭文緯撰文指出,對事件非常憤怒,並建議民間盡快成立「法庭監察」將「不合理的判決」及法官的名字公諸於世,並加以跟進。郭也曾建議網民向法官「起底」,「看看有沒有足夠證明他(裁判官)和家人跟泛民政黨的關係,和他的政治取向。」

【法政匯思就有關近期對司法機構不當抨擊之聲明】 STATEMENT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IN RESPONSE TO RECENT UNWARRANTED ATTACKS ON THE JUDICIARY

We issued a statement on recent unwarranted attacks on the judiciary, including alleged failure to administer legal justice and criminal contempt of Court.

淺談「暴動」罪

「暴動」罪所針對的是當非法集結不單只令人心生憂慮作這行為的人會自己或令別人破壞社會安寧,而參與的人進而破壞社會安寧,所有繼續參與這個這個已經演化成暴動的非法集結的人都會干犯暴動罪。就算一個人只有參與非法集結但自己沒有破壞社會安寧,只要有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也會成為暴動的一份子。換言之,只要一個人作出一些擾亂秩序、有威嚇性,挑撥性或侮辱性的行為,便可被牽涉這暴動之中。「暴動」的罪定罪門檻可算是頗低的。但假如一個人本身沒有作出擾亂秩序或其他第十八條所訂明的行為,例如只在旁觀或拍照,他根本不是參與在非法集結其中,就算這非法集結演變成一個暴動,也不應被定罪。

【平權及反歧視通訊期刊】法政匯E 第三期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Anti-discrimination and Equality Newsletter – PLG A&E Issue 3)

為推廣平權及消除社會上各式各樣的歧視,法政匯思特意設立通訊期刊《法政匯E》(E代表Equality,即平等),探視社會上的平權及歧視議題,希望能夠引起公眾關注平權背後的法律及政治問題。

【法政匯絲】「我都係調理農務啫,咁都拉!」

他的執着是在於人人於法律面前應是平等,因此一個公正的審判是必須的,不能因社會壓力或政治需要便加控被告更多罪名或把證據不足的人定罪。如果社會上每個律師都因擔心輿論壓力而不給予被告辯護及法律意見的權利,那在這個沒有公義的社會做律師也沒有意思了。有他的協助,後來我終於能獲得保釋,回家和一家團聚,再在指定時間向警方報到。

在此感謝每位為社會公義無畏無懼挺身而出的律師及支援人員。

仇恨是沒有出路的(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人性中,有善、亦有惡。而在萬惡之中,最毒的就是仇恨。 仇恨最恐怖之處,就是它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有一些合情或合理的起源。族群仇恨通常都源於族群間的資源分配難題。宗教仇恨不時都源於某一宗教的腐敗或迫害異己。階級仇恨及政權與人民之間的仇恨很多時都是源於社會的種種不公義。執法人員或軍隊對人民的仇恨雖然有政權為他們「洗腦」的成份,但這亦靠他們去到前線後受到某些人民對他們的不仁才會被確認的。

法政匯思網誌│做律師好陰騭?

成日聽到人講做律師好陰騭(音:質)(我驚太深,有立法局議員或者只係學簡體字嘅唔識),我自己入咗呢行十年,其實我一尐(音:D)都唔覺。 我哋做嘅,就只係讓大家都知道法律上有嘅權利,同埋去幫人維護呢尐權利。點樣喺合法嘅情況下去幫當事人爭取最大嘅利益,就係每日都要做嘅工作。

回覆內地「改革一代」4年輕人的一封信

內地的同齡朋友們: 你們好!看到你們願意在這個兩地最缺乏互信的時刻,你們願意先伸出友誼之手,感謝你們能平心靜氣闡述內地年輕人如何看待旺角的不愉快事件。 要不是你們以「大逃港」反駁我們的祖輩沒有「忘恩負義」;以「東深供水」證明今天我們「血脈相連」,我也忘記了中間隔河對望的30年,塑造了你、我今天截然不同的兩種價值觀。

有種市民叫「暴徒」

2016年2月14日,何君堯律師出席城市論壇時被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同學質問是否要開槍殺市民時,何律師的回應是「唔係殺市民,係殺暴徒」。該回應即時在香港互聯網世界引起廣泛討論。 讀完相關報導後,筆者感到異常困擾,懷疑年初二凌晨的「暴徒」莫非不是香港市民(這可是天大的事,何律師必須解釋清楚)? 還是在何律師眼中所有「暴徒」都會立即被褫奪香港人身份,而且是由前線警員去作出即時判斷,繼而立即誅殺? 筆者愚昧,不知道現行香港法律下仍然存在死刑。即使在1993年之前死刑好像也是由法庭作出判決,而非由警員臨場決定、就地正法。

【旺角黑夜】法律團體晤袁國強促嚴懲疑犯 任建峰批不恰當

逾60人於旺角騷亂後被拘捕,當中多人被控以暴動罪,「維護法治與警察尊嚴關注組」昨日約見政司司長袁國強,指穩定社會和樹立阻嚇作用是刑事法中一個重要的元素,促律政司嚴懲暴亂份子。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則指,律政司不受任何干涉,事務律師作為法院人員,嘗試干涉檢控決定是極度不恰當。

【法政匯絲】魚蛋之亂:一場真.羅生門

「羅生門」一詞,出自日本導演黑澤明執導、改編自芥川龍之介小說的同名電影。《羅》片揭露人性的陰暗面,劇中的角色因一己私利,而選擇了各說各話,在1950年上映時引起了全球文化界的轟動。而「羅生門」後來亦泛指「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執一詞、真相不明的情形。

這些情景,大家似曾相識嗎?在電視上見過?在網絡上看過?剛和親朋戚友「拜年」時,你們又有否遇過呢?

【旺角「騷亂」】查封「武器庫」叫大眾「自己聯想」警屢發「個人評論」對被捕人欠公平│皇甫清

警方昨日高調到葵涌「檢獲」大批武器和化學品,包括氣槍、刀、鐵通、口罩、對講 機、化學肥料、懷疑化學液體和辣椒水等,並拘捕一男兩女,但不足半日就被發現,這 批物品實為一個環保組織長期收集得來,上址實為一個環保組織用來寄存物資,而截至 晚上七時,警方尚未放人。

反思、反思、再反思(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今年年初一晚大約亥時至年初二早上大約辰時之間,旺角發生了一件悲傷的大事。容許我嘗試就那夜和其後幾天各方的回應及從媒體、網上看到與從身邊親友聽到的一切整合一下。

法政匯思網誌│睜開眼

心如刀割。 初二凌晨開始追蹤旺角衝突事件,整晚輾轉反側,難過又疑惑。 然後,日間乘地鐵時,車廂中播出有線電視新聞有警員被襲的片段,乘客議論紛紛: 「又係佔中嗰班友!」「大學生喎!讀屎片!」我揪著心沉著氣,沒有(也不敢)當場 問他們:「你知道事件始末咩?你點知佢哋同佔中有冇關?你點知佢哋係大學生?」

衞生作為(管理小販)的方法

眼見初一旺角﹑屯門亂況,痛心疾首。姑勿論誰是誰非,亂局已成,眾人目光,亦從是否支持小販,轉向警民衝突。在就事件下定論前,筆者希望可以就小販的問題問題著墨些少,以供討論。 香港小販問題已非新鮮事。癥結所在,不僅是僵化的小販政策,更是反映政府管理市政的自相矛盾。一方面禁止發新牌,嚴厲打擊無牌小販,指其影響市容,危害公眾衞生﹔一方面又容許水貨客﹑藥房將紙皮箱及貨品佔用道路,又推廣高「入場費」的美食車。公眾無所適從,只覺官字兩個口,講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