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法局》

在2026年香港某一律師樓,合夥人候選人傻雄正在合夥人會議進行拉票。

「腦細,做律師有邊個見過西環班老爺?我見過!我真係見過!我紮職之後,我會開一個專洗錢又唔知做乜嘅創新法律局,再請埋助理,開拓公司業務。」

原本遴選委員會推薦另一位候選人,但由於呢個人過唔到政治審查,所以傻雄就成為唯一候選人。

我見到傻雄,就諗起現時香港市委書記垃圾桶。自從選垃圾會失敗後,垃圾桶就步步高升,由副局長、局長、司長直至新設的市委書記。只要你政治正確,辦事能力根本唔係升職嘅考慮因素。

雖然傻雄實在太騎呢,但大部份有投票權嘅合夥人都被撐傻雄嘅幕後勢力協調好,反對嘅人勢孤力弱,我決定用絕招,沉默是金,任由呢個唔合理嘅議案通過。一如對上十年,我奉行「各家自掃門前雪」政策,唔燒到埋身嘅事唔理,只顧搵錢。

會議結束後,我發現傻雄做咗我新上司,我份退休保障就被攞咗去做創法局的經費,而我今年的花紅就攞咗去招呼從一帶一路國家請返黎嘅實習生。

《特別通道》

開完會一肚氣,點知就收到我個仔波兒秘書嘅電話,話佢返咗大陸失聯。

「波兒係個竹升仔,連回鄉證都冇,點樣突然間返咗大陸?」自從2014年波兒參與佔中後,我為咗怕佢搞廢青抗爭惹麻煩,就放左佢去外國讀書,攞外國護照,連回鄉證都唔要。只要有錢,我心安處是吾鄉。

波兒秘書呢個時候傳左張有波兒簽名嘅信比我,裏面內容係話,由於急需處理一些大陸客戶客戶問題,又嚟唔切搞簽證,因此採取自己的方法返咗大陸,目前情況很好,一切正常。

「佢搭大飛?」我突然間醒起波兒最怕暈船浪,所以佢應該用咗西九龍高鐵總站條「特別通道」。自從高鐵通車一地兩檢後,只要你攞住份十年前出版嘅小紀元時報或者史(普通話拼音)總的六個情人小說去西九龍總站,就會有專人帶你返大陸,車飛和回鄉證都唔使,跟手仲有傳真通知家人你已經身在內地報平安。

我上波兒微博(香港已冇得用facebook好耐),發現佢剛上載一段錄影,波兒着住套西裝正在讀聲明:「我惡意沽空期指,在社交網站發放股災謠言,擾亂金融秩序,犯下嚴重金融罪行,惡意擾亂香港和祖國嘅繁榮穩定,破壞香港對一國兩制嘅示範,影響祖國統一大業…」

後記

去到呢度,我實在覺得呢個社會太荒唐。我好後悔在過去十年,只顧搵錢,任由社會「被河蟹」,沒有努力爭取阻止這個荒謬時代的誕生。我以為自己有錢就係特權階級,只要唔多事就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點知不公義嘅事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我哋香港係唔係窮得只有錢?我好懷念以前香港社會擁有自由和公平制度嘅美好時光。如果命運能選擇…

忽然間鬧鐘響起,原來一切只是發夢。但我深深知道,要阻止夢境成真,我要馬上起身作出改變。

Pourquoi@法政匯思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月3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