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絲】《十年》

去到呢度,我實在覺得呢個社會太荒唐。我好後悔在過去十年,只顧搵錢,任由社會「被河蟹」,沒有努力爭取阻止這個荒謬時代的誕生。我以為自己有錢就係特權階級,只要唔多事就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點知不公義嘅事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我哋香港係唔係窮得只有錢?我好懷念以前香港社會擁有自由和公平制度嘅美好時光。如果命運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