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面對堆積如山的合同,又徘徊在聖誕和新年長假這苦又甜之間,教惰性的人類總是提不起勁。然而每年此刻,律師樓總會迎來一些稀客,為枯燥乏味的OL生活,帶來一點朝氣。就是那些趁寒假時前來實習(intern)的大學生們。其實在不久之前,Elsa還是她們的其中一份子。而且,我就是在寒假實習期間「成功爭取」到畢業後第一份見習律師合約(TrainingContract,簡稱TC)的幸運兒。

不過有句名言很對:「城裏的人想逃出來,城外的人想衝進去。」當學生的,總會對中環的白領生活趨之若鶩,但經過在法律行業的幾年「滄海」,「城裏」的我早已沒有了那像初戀中的「激情」,卻已昇華成老夫老妻般的「感情」;更多的,是一份責任感和使命感。

記得我第一次當法律實習生的時候,要負責將文件作中英翻譯,又要上法庭將審訊盤問過程一字不漏地抄錄下來。過了半天只覺頭昏腦脹、手腕麻痺,但當我看見洋人大狀仔細地閱讀著我翻譯的文件,我又得到一種莫名的滿足感,但同時又感到一種壓力:因為即使是實習,都堅係唔可以錯!法律工作總是急促而繁瑣的,但這都不是犯錯的理由。因為一不留神,也許一個字的差別,便會隨時影響案件的結果。而且法律沒有捷徑,一定要自己研讀文件過後,才能跟得上律師們的討論,才能在有限的實習期內,獲得最大的得著。

當然,不是所有實習生都是滿載而歸的。例如部分行家只將法律學生當作是律師樓呼來喚去的「影帝」­,不是奧斯卡那種,是「影印」的「影」!又或者部分家長不想子女虛度假期(更大可能是用盡「父幹」幫寶貝砌CV),才安排子女去世伯的律師樓「被實習」(今時今日「被偷渡」、「被認罪」、「被friend子」都有,呢啲濕濕碎喇)。

早上富二代實習生開partner房個酒櫃歎下酒,搭正12點又陪uncle去上海總會歎香酥鴨,搭正6點又拉隊落Robuchon玩味人生。你叫佢幫你影印?小心佢幫你影得東歪西斜、雙面變單面、甚至影得半份就交貨,害得你明天見官時貽笑大方!但是,對一個無權無勢的年輕律師來說,得罪律師樓的「黃馬褂」,隨時都是玩命的大忌喲!對這些好有package的「重量級」實習生,還是小心為妙。

當然,「實習」是一個探索的過程。就好比「極速約會」,人揀我我揀人,所以學生如果在實習過程發現一個「真」律師和過去的構想有差別,絕不為奇。很多人都是實習過,才更肯定自己更想從事律師、大律師,又或者更肯定自己不再戀棧法律界的光環,決心離開。某法律系畢業的網絡歌手便是一例。

所以無論前路如何,我都會鼓勵法律學生用心盡力去體驗這段「奇妙旅程」。至於如何當一個成功的實習生?我認爲無論喜不喜歡這份工作也好,是態度決定高度。至於態度應該如何,我覺得自己仍未夠資格去說,因為珠玉在前,我覺得羅拔迪尼路演得太好了。因此,如果想在這冰冷的週末窩在家中,我會推薦羅氏和安夏菲維去年主演的電影《見習無限耆》(英文片名:The Intern)。為何推薦?看完就知。

Elsa Ko@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月2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