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先睇admission又撞到好多所謂「人生勝利組」嘅frd,法律人傾傾吓自然會講到工作辛苦、經濟唔好、stressful、無life;有幸結婚組織家庭的就呻難買樓、生bb要洗幾多個mil,然後仔女讀書的又呻要操tsa學呢樣學嗰樣…..

有些人說律師做到死只是表面風光,那麼金融人應該更champ吧?錯。投行吹淡風,要麼減薪留低,要麼就肥雞餐走人。君不見一個二個⻘年才俊,返到公司拍卡拍唔到,才驚覺自己個desk原來裁走了半條team。被世界遺棄不可怕,最怕見工時,僱主竟然嫌 你的profile「太香港」,普通話「不夠地道」。傻的嗎,君不見某銀行的廣告賣點,不 就是「很香港、非常香港」的麼? 到了大陸經濟下行,一個「香港人」的background竟 仍然是個負累!

我聽著聽著,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容我問一句,這真的是香港嗎? 已經有多過一個朋友開口問我,想續領BNO護照,問我可唔可以幫手countersign。

又有人同我講,好lum頭先法庭個型仔大狀,好面善,問我係邊個。「嘩,『法政匯思』的男神召集人你都唔識?成日上報紙架喎。」

「well,我地揸Canadian passport的經常有一個心態。香港做唔落去咪返加拿大lor。多倫多都可以考慮下既… you know, Vancouver is just so laid back… 所以香港的政治新聞,我地好多加籍港人,都好難dick起心肝去關心香港時事新聞架wor。」

我想起了誠哥名言,「此心安處是吾家。」其實我都好理解加拿大朋友的心態。係環境造就一批無腳雀仔,不可以全怪人既。

「well,你唔係British咩?」

其實並唔係「走唔走得甩」的問題,而係「原則」既問題。如果香港本來係一pat爛 泥,咁咪走得快好世界囉。試問你忍唔忍心,見到一件本來好靚嘅􏰀,一路被當權的既 得利益者(及其走狗)糟蹋先?

即係咁,本來相安無事,呢排忽然玩認親認戚,無端端要「被中國人」,唔想認都要逼人認,咁人地要想認先得㗎。其實我們一出生都係地球人,都係阿當夏娃後代,一家親 架喇。但事實上而家天與地,唔夾channel喎。 講真,李波桂⺠海件事,其實係好大鑊架,大家又知唔知?想起香港的出版自由和人身 安全被D「凌凌漆」同「洗頭艇」蹂躪至此,講真我真係到爆燈。大家唔關心唔肉緊架 咩?

難道真的。有一種愛。叫做。放手?一走了之?

… 呢個問題。我掙扎了好久。5秒之後,我咁答佢:

「係,我係選擇可以走。但係忍心嗎?

我生於香港,長於香港,家在香港,讀香港大學。而小學時當大家想做護士、模特兒、 新聞主播、港姐甚至想嫁個白馬王子的時候,我的志願就係做香港特首。

雖然回想起來很可笑,但係如果有一天,香港還有需要我的地方、值得我留低的地方, 我都想留低為香港盡力。

香港係唔爭氣,但每次飛機降落我步入宏偉的赤鱲角機場,路過⻘馬大橋的時候,我就 同自己講,香港過去咁得,我唔信香港唔得。

你話我固執硬頸都好,或許我會蝕底,但係我就是要賭一舖: 我相信,香港一定得。」 本住自己的良心,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我信真理。我信奇蹟。

(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撰文:Elsa Ko@法政匯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22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