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剛過去的週末,朋友在facebook 上所上載的都是有關台灣大選的新聞或在台灣觀選的相片;台灣大選當日,手機差不多每隔數分鐘就會有朋友傳來最新的開票情況。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和台灣好像有著某一種關係,甚至以為自己也擁有選擇自己總統的權利,直到梁振英在我腦海中死不斷氣的出現,才感嘆我們的特首原來不是蔡英文,而是和她相差甚遠的梁振英。

回看香港,上星期在香港也確確實實發生了很多大事,其中包括了梁振英上任以來所發表的第四份施政報告。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即時民調顯示,今年施政報告的評分只有41.1分,是梁振英所發表的四份施政報告中得分最低的一份,評分屬於非常不理想。而梁振英在上任後的每一份施政報告支持度也比前任的兩位特首同期為低,反映其施政報告未能有效地回應市民的所需和期望。如果有看過今年的施政報告,相信各位該報告所得的分數並不感覺意外。據《立場新聞》的統計,整份的施政報告連同目錄合共提及了由習主席所提出的「一帶一路」戰略共44次,有關「一帶一路」的章節字數有超過3000字。不少香港人在施政報告發佈以前重未聽過「一帶一路」這詞語,就算有聽過的香港人,也未必明白「一帶一路」是甚麼。明顯不過,這份施政報告並不是為香港人而寫的。

記得梁振英在施政報告發表後的一個早上到了香港電台英文台擔任嘉賓,當被問到有關是次施政報告的滿意度創新低時,梁振英回應說,雖然他的同事有提供該民意調查的資料給他,但他並沒有認真看過,因為不同民調的提問方法會影響到調查的結果,尤其是在電話騙案變得流行以後,民意調查的準確性亦很有可能會被影響。聽到這裡,我為我們有這特首感到可悲。作為一個地方的最高領導人,卻毫不在意市民的意見,把民意視如浮雲,甚至根本不屑一看,我看不到這地方還能有甚麼出路,只知道這扭曲的狀態都是因為特首只由1,200個擁有特權的人負責選出,而其他的6百幾萬香港市民根本沒有票。如果我是特首,要爭取連任,只需討好1,200個選委,又或者只需討好中央便已經足夠,其他的人簡直是「睬佢都嘥氣」!

從李波到周子瑜,我們看到兩種不同政制下的領導人有著怎樣的分別。蔡英文在勝出大選後向台灣人作了一個讓大家都動容的承諾,「今天的選舉結果,是向世界證明,台灣人就是自由人,台灣人就是民主人。只要我當總統的一天,我會努力,讓我的國民,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我們的特首呢?相信他應該還在等李波本人提供線索。昨晚,梁振英也終於等到了由內地發出的回覆;而我們,可能因為比梁振英更熟悉中央,早在內地未回覆以前,已經知道李波的下落了。

對不起,這篇文並沒有提供一個仍帶希望的結尾,因為在這越見荒謬的環境下,我真的不知道還會有幾多人因種種的原因而失蹤,也再說不出香港其實還未算太差這句話。

文:陳梓耀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19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