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最後一哩路和香港的十萬八千哩

在剛過去的週末,朋友在facebook 上所上載的都是有關台灣大選的新聞或在台灣觀選的相片;台灣大選當日,手機差不多每隔數分鐘就會有朋友傳來最新的開票情況。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和台灣好像有著某一種關係,甚至以為自己也擁有選擇自己總統的權利,直到梁振英在我腦海中死不斷氣的出現,才感嘆我們的特首原來不是蔡英文,而是和她相差甚遠的梁振英。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梁振英近日就《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Y Leung’s Recent Views on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回應傳媒「酷刑聲請」提問的時候,談及有人濫用「酷刑聲請」機制,並說如果有需要,香港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公約》」)。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輕率且危險的想法,無助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