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1月9 日,我有幸代表法政匯思出席在台北舉行的「律師獨立性與法治發展國際研討會」。  研討會由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及台北律師公會主辦。出席者、講者及嘉賓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台灣、香港、日本、瑞士、加拿大、澳洲等地的律師及法律學者。會議主題探討各地法制有否足夠措施保障法律界的專業獨立及律師在履行專業時有否受到不合理的對待。

一路走來不易的台灣及日本

不要以為台灣及日本現在的法制進步及獨立的司法制度是唾手可得的事情,他們都經歷過艱苦的抗爭才能走到今天。70年代台灣民權及民主運動興起,為爭取民主,多名社會運動人士被捕,包括代表這些社會運動的律師們,最出名的事件就是「美麗島事件」。不論當事人涉嫌的罪行有多嚴重,每一個人也有權由律師代表他出庭應訊,以確保當事人可獲得「公平審訊」。如律師因為代表某些不同政見的被告人而被逼害甚至控告,這不單影響律師的獨立性,也有損「法治精神」。

日本早於 1893 年已有弁護士條例。當時,所有律師也必須參加當地的弁護士組織,而弁護士組織運作並不獨立,它是受當地的檢察官監督(1933 年後受法務部監督)。弁護士的活動都受法庭及檢察官的規管。直至1949 年,日本修訂「新弁護士條例」確立弁護士有責任保障人權及社會公義,更成立財務上及運作上獨立的「日本弁護士連合會」。弁護士的活動再不受法庭及檢察官的規管,而是由「日本弁護士連合會」及本地的「弁護士連合會」規管。

路途遙遠的中國

自2015年7月9日,中國政府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及公民,全中國至少24 省 316 名律師、法律從業員、維權人士及家屬被傳招、強制問話、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刑事拘留、逮捕或失蹤。大部分被拘禁的人權律師及公民至今仍未能會見辯護律師。中國為聯合國的會員國及多項國際公約的締約國,有責任確保律師在履行職責時的獨立性,不受恫嚇、干擾及妨礙,更不應因此而被起訴、被行政或經濟制裁。

岌岌可危的香港

相對中國,香港律師的獨立性仍得到確保。有賴的不只是完善而獨立的司法制度,還有市民大眾對「法治精神」的堅持。不論「遮打革命」成功與否,也引起了社會人士熱烈討論何為「法治精神」,是 Rule By Law 還是 Rule Of Law。但是,當「一國兩制」受到不停衝擊時:多次的人大釋法、一地兩檢、越境執法拘捕等,香港人不能不打醒十二分精神,保護我們的司法獨立及法治精神。

國際社會的注視

國際社會一直重視律師的獨立性與律師在社會運動上的角色。因為,只有保持律師的獨立,律師方能夠不因政治考慮為當事人提供法律上的援助,確保每一個人都可享有有的權利及公平審訊。而律師在參與社會運動時,也應同樣享有一般市民應有的權利,如集會、言論等自由,不應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而受到行政或經濟制裁。

沒有人是孤島

各國律師在捍衛律師獨立性及權利時,不應閉門造車,必須多參考其他國家的經驗及與其他國家的法律從業員互相交流及提供援助,方能事半功倍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畢竟在維護人權的道路上,「沒有人是孤島」。

文: 蔡騏@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15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