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們一班曾經一齊讀法律的同學出來gathering,當中有些已是大律師,也有成為事務律師,有專做刑事的,也有做上市的,也包括做公司法務顧問,而當中亦有不少 係唱《鼠能夠》的梁靚芬唔明白點解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完成法律課程PCLL後卻選 擇唔做律師的同學。總之大家各有選擇,各自各精彩。

其􏰂我地時不時都會聚下嘅。由以前一起讀PCLL,到當見習律師,到現在拿了律師 牌,吹水話題大不了是訴吓苦呀、互相取笑吓呀,也會分享吓做了什麼奇形怪狀的 case呀,交換下八卦情報咁,笑爆嘴多㗎!今年的話題由《真.香港地》真Rap講下講 下講到時事。係,係講呢啲!講下行政長官地位係超然,再講到竉物要人問侯,講下 飲鉛水會延年益壽,再講到失蹤人士被洗頭艇嫖妓,甚至被要求自己向執法部門提供 資料……真.荒謬得令「人到無望心自灰」。咁可以點? 有同學話要考多個外國牌,咩牌都好,只要係外國承認嘅,希望有助移⺠外國,話有「兩個牌」點都好過「一個牌」,而有「三個牌」就點都好過得「兩個牌」啦。有同學話要揾「此心安處是吾 家」,就算別國不承認香港的律師資格,過到人地地方做收銀做侍應都好,都要plan定 個移⺠大計。而我地就繼續討論這個此心安處,會係英丶美丶澳丶加,抑或是台灣丶 星加坡丶紐⻄蘭,定係應該拿拿聲攞番本「肯肯定絕對有好過無」嘅BNO旁下身?有 同學話香港環境已唔係一個適合下一代生存的地方,決定唔會喺香港生仔。有同學話 法律呢行已變得越來越唔好撈,攞左牌已轉行鳥。聽吓聽吓原來呢d情緒唔單只局限於 我地同學仔,而似乎己經係現今一個社會現象。

我諗,如果《鼠能夠》唔明白點解年輕人辛辛苦苦讀完PCLL後卻選擇唔做律師,唔知佢又知唔知道點解咁多人辛辛苦苦讀完PCLL,連見習都做埋,律師牌都攞埋都選擇唔 做律師呢? 好好地建立了自己的專業和人脈,􏰃願轉行做唔相關的工作,甚至􏰃願移⺠ 他方做收銀? 無端端放棄哂家庭朋友,下一代都唔洗諗,甚至􏰃願到別國重頭來過? 無 拉拉攞多幾個牌,就算好彩唔超支條數都好襟計囉。唔通原因又係「土地問題」?

講真,面對接二連三的荒謬,底線一次又一次的被挑戰,有時我也會覺得好灰,好無 奈,感謝,法政滙思的正能量令我仍然抱著希望。「試可能會失敗,唔試就一定失敗」。未來,我希望我地可以一齊努力維護真.香港人所一直相信並賴以成功的核心價 值,我希望古零精怪、出賣人格及歪曲事􏰂的事情唔會再發生,我也希望真.香港人 唔洗再各散東⻄,往後一年丶兩年丶以至多多年仍然可以喺法治的香港生活同 gathering,繼續睇分獎禮吹水八掛同笑爆嘴!

(撰文:Scotia Sze@法政滙思)(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14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