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香港律師會公佈由2021年起,凡打算投身做事務律師的學生,都必須通過由律師會自行設定和考核的統一執業試,方可入職做實習律師,可能因社會普遍以為此決定只是律師業界內部事宜,所以暫時迴響不大,但其實此改動影響深遠,牽涉重大公眾利益,絕不只是律師業界的內部事務。所以,除了各所大學的法律學院分別發聲明回應外,香港大律師公會亦罕有發聲明,呼籲律師會重新考慮此統一試的決定,不要獨善其身、自作主張。

現時學生若希望晉身做事務律師,除了須獲得由大學法律學院頒授的法律學位(例如LL.B)之外,還須要之後報讀法學專業證書課程(P.C.LL),並在課程考試中合格,方可當見習律師。P.C.LL由大學的法律學院設定課程及進行考核,律師會推出自行設定的統一試取代P.C.LL考試,意味律師會將獨家掌控誰可做律師的生殺大權。

政府其實已撥出了150萬公帑,透過由大法官當主席的法律教育及培訓常設委員會(常委會),檢討香港現時的法律教育及培訓制度,當中必定包括檢討現時的P.C.LL及畢業生投考做律師的渠道,有否改善空間。根據常委會的時間表,有關的檢討報告,估計今年內便可完成。在沒有迫切需要下,律師會急不及待作出此決定,而不「等埋常委會」,做法匪夷所思。

翻查紀錄,立法會的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分別於 2013年12月16日及 2015年4月27日,亦進行會議商討有關事宜,而在 2013年12月的會議中,律師會的代表熊運信先生(即現任律師會會長),清楚表示統一試並非取代P.C.LL,而只是為未能通過P.C.LL考試的學生提供第二次機會,但現在律師會的決定則指明學生必須通過統一試,才可當見習律師,這明顯與之前於立法會的說法前後不一,為何律師會在未經與業界和公眾充分諮詢討論下,便突然改變立場?

大律師公會也指出,由律師會負責統一試,獨自掌控誰可做律師,有潛在利益衝突。大家可以想像,如果統一試由執業律師當考官,給予多一個考生合格,等同在這個已競爭激烈的法律市場容許多一個競爭者和自己競爭,律師會如何釋除這方面的疑慮,令考生相信統一試制度是公平公正,有公信力呢?

日後統一試的營辦經費從何而來,也是一重要課題,報名考試及相關課程的費用是否由學生自行負責?若是,會否剝奪有經濟困難的學生,投考做律師的機會?若打算日後政府資助,則是否應事前與政府及立法會詳細商討,才提出統一試的決定?

此外,在律師會就統一試提交予立法會的顧問報告中,提及實施統一試的其中一個可行目的,是評估考生的能力傾向,英文字眼是 “positively to assess aptitude”,究竟律師會所構思的能力傾向,包括哪幾方面?政治與法律息息相關,除了考核學生的法律知識外,律師會會否也想瞭解考生對社會政治議題的認知?我認識一些律師最近應考內地的中國公證人考試,其中一環節是由考官和考生面談,聽聞其中一條面談題目,是詢問考生對國家「一帶一路」的看法。試問如果考生不識趣,回答考官「一帶一路」,其實只是口號,我相信該考生「九成肥佬」。同一道理,日後的統一試,律師會會否也仿效內地做法,詢問考生對一些社會政治議題的看法,例如「佔中」會否衝擊法治,挑戰政府的司法覆核是否遭濫用?考生日後又需否在考核時表現政治正確,才可通過統一試?

可能有些人會認為此乃杞人憂天,但香港已經不一樣,李波失蹤,梁振英干預港大校政,這些回歸前大家難以想像會在香港發生的事,已逐一在港人眼前出現,所以有這方面的擔憂絕非危言聳聽。事實上,很多市民對統一試的關注,也主要圍繞這方面的憂慮。律師會實有責任向公眾交代清楚。

建立一個公平公正,有公信力的律師考核制度,吸引有潛質的人材投身法律界,是維持法治重要的一環。現時的 P.C.LL考核行之有效,律師會至今亦未能指出P.C.LL有何問題,而需要推出統一考試取而代之。

我希望整個法律界,以致社會公眾,可關注律師會推出統一試的影響。我作為律師會會員,亦藉此公開呼籲律師會撤回統一試的決定,並等待常委會的檢討報告,再與法律界持份者充份諮詢,才再決定是否需要統一試。

(註:文章屬筆者個人意見)

文:黃鶴鳴@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12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