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先過得嗰幾日,就已經覺得好攰。

嗰種攰,唔係話唔夠瞓,或者係做嘢做得辛苦,又或者係Party喪玩之後嘅嗰種攰。

嗰種攰,係一種由心底發出嚟,充滿焦慮、恐懼、沮喪同埋無力感,甚至想放棄嘅攰。

有啲似係當妳嘅一個好朋友患咗病,嚴重但有得醫,妳為佢搵最好嘅醫生,承諾盡心盡力照顧佢,但佢就死都唔肯睇醫生、不肯食藥,仲要不斷發妳脾氣,埋怨妳多事。

妳唔知仲可以做啲乜嘢好,當個病人自己選擇咗放棄治療,妳又可以點呢?

但妳仲要扮堅強,因為妳仲有屋企人要照顧,有份工要返,妳唔想屋企人擔心,唔想影響工作,妳更加唔想畀佢哋知,妳係為咗一個覺得妳多事,放棄自己嘅人仆心仆命。

就係咁,妳苦不堪言,妳好攰,妳慢慢開始覺得心淡,甚至煩厭,妳唔明妳做咁多嘢係為咗乜,妳唔明點解妳要犧牲陪屋企人或朋友嘅時間,甚至影響學業成績或工作表現,去幫一個唔願意幫自己嘅人。

一班唔願意幫自己嘅人。

一班對不公義視若無睹嘅人。

一班對權貴噤若寒蟬嘅人。

一班情願花兩個鐘排隊買雪糕,而不願意花五分鐘瞭解書商「被失蹤」事件嘅人。

香港人。

妳開始明白點解有咁多人考慮補領BNO;點解身邊多咗朋友好認真咁考慮移民有咩選擇…..

但妳嘅良心話比妳知,就算係病人自己選擇咗放棄治療,唔代表妳就應該放棄佢。

因為,我哋唔係禽獸,我哋唔可以見——死——不——救!

妳咬一咬牙,好攰但都要頂住….

聽日下晝兩點政府總部見!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37821746388405/

匯絲瑪莉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月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