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先生是「法政匯思」其中一名召集人,僅此而已。

假如閣下是一名律師、或是傳媒份子,或許還會記得任先生於2014年某月某日有份創造的所謂「大奇蹟日」。當日,香港律師會通過對前會長林新強的不信任動議,後者隨即辭職下台。但是,老實說,對於一般市民,誰會起勁談起律師會的事務來?

任先生的外表絕對不可能被認錯為「男神」。他從不掩飾自己的出身,亦已婚,絕對不是「鑽石王老五」。

他平日開工放工,飲茶吃飯,在人群中不見突出。

他於2015年1月與志同道合的人成立「法政匯思」,亦搞起「美孚家 • 政」,很多人欣賞他的魄力、口材,也同意他很多觀點,但 僅此而已。

所以,當早前「文匯報」形容任先生和戴耀廷是陳文敏手下的「哼哈二將」、是公民黨滲透入校園的重要人物、是「青年新政」的背後搞手,他並推動佔中的公民投票,煽動學生上街,筆者實在覺得好笑。

哼哈二將是啥?

某日,筆者碰見任先生,打趣地跟他說:「左報真抬舉你,不把你說成『蝦兵蟹將』,竟把你捧為『哼哈二將』,厲害。」

要知道「哼哈二將」是褒義詞,意指 得力助手。他們是佛教守護廟門的兩大金剛,佛教的護法神。他們相貌雄偉,頭戴寶冠,手執金剛杵。依照「文匯報」的說法,任先生應是「哼將」,而戴耀廷則為「哈將」。

相傳「哼將」,原名鄭倫,是商紂王的的督糧上將。他拜度厄真人為師,受傳一種名叫「竅中二氣」的法術。他如遇盜賊,只要鼻子一「哼」,就會響如洪鐘,並隨響聲噴出二道白光,吸取敵人魂魄,置人於死地,任何敵人在他面前也告失敗。

說著說著,禁不住瞄了任先生的鼻孔一下……。

任先生聽後,不禁失笑說:「唉!我連幾歲大的孩子也駕馭不了,把我說成有能力煽動學生上街,真了不起,哈哈哈哈。」任先生聲如洪鐘,確實有點「哼將」影子。

2016年來了

打開報紙,回顧2015年的新聞,感觸良多。想不到,一年伊始,第一個週日便要參與反李國章遊行。

李國章任命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一直極具爭議,就連不談政治的學者,也認為李國章敵視及針對港大,對此委任非常有保留。即使梁振英誓要整頓港大不可,民間多的是「梁粉」,他大可以委任任何一位「梁粉」擔任此要職,那為何他非要委任敵視港大的李國章不可呢?

這只說明了一點,這位香港特首 絶不把香港人的聲音聽進耳,對於社會撕裂,他半點在乎也沒有。他要的是順民,是那些無論他幹啥也一味盲目支持、向權貴跪拜的順民。這種統治風格,亦影響了一眾官員面對群眾的取態。

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吳克儉。他管得你們什麼TSA公聽會、TSA檢討會,他管得一眾家長愁眉苦臉、小學生叫苦連天,他只管賞他的紅葉,還自誇每月看書30本(他後來解釋這包括雜誌、刊物……)。這種傲慢的態度、涼薄的說話,從這鼠頭鼠腦的局長身上展現出來,不是背後有人撐腰是什麼。

翻開梁振英2012年的行政長官競選政綱,他在序言道:「參與選舉,是一個令人謙卑的過程,讓我認識到自己的不足,體會到社會的集體智慧,更知道接受市民和傳媒監察的重要。」其中一頁,梁振英還用了整版寫上24個「心」字:「全心 真心 同心 用心 良心 關心 耐心 誠心 衷心 虛心 精心 苦心 有心 信心 決心 一心 細心 盡心 開心 恆心 愛心 核心 熱心 齊心一意撐香港。」筆者看罷,只感到噁心想吐。

人人都是任建峰

2016年來了,面對一個與民為敵、執意孤行的梁振英政府,前面的路一點也不好走。有時候,真的希望任建峰懂得施點法術,用「竅中二氣」吸取敵人魂魄,將敵人打敗。只可惜,任先生只是一個凡人,一個普通的香港人。

任先生說過,取名為「建峰」是因為他的母親誕下他之後,看到一座山峰,希望兒子將來有所為,僅此而已。任先生一點法術也沒有,更沒有本事滲透入校園,做「青年新政」背後搞手,煽動學生上街。

說實話,能夠有這麼大的本領迫使一直不熱衷政治的香港人走到街上,就只有政府一個而已。

正如「法政匯思」或其他專業團體的成員一樣,其實任先生所做的,只是憑其良心,去關心及捍衛香港人的人權、自由、法治、民主、平等、正義,亦決心對不公不義之事發聲。我們絶非吃飽了沒事幹的人,只要政府不奉行大政府主義,只要政府不作不可容忍的惡,只要政府誠心聆聽小市民的訴求,只要政府堅定維護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那麼,我們自自然然會回到我們的安樂窩。假若梁振英政權執意選擇與民為敵、處處跟市民作對,那麼,我們每一個人、每一位香港人,其實都可以是任建峰。

孫己颺@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1 月 5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