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願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 #早早回鄉 和家人共聚天倫

祝願維權律師和相關人士 #早早回鄉 和家人共聚天倫。

【法政匯絲】《十年》

去到呢度,我實在覺得呢個社會太荒唐。我好後悔在過去十年,只顧搵錢,任由社會「被河蟹」,沒有努力爭取阻止這個荒謬時代的誕生。我以為自己有錢就係特權階級,只要唔多事就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點知不公義嘅事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我哋香港係唔係窮得只有錢?我好懷念以前香港社會擁有自由和公平制度嘅美好時光。如果命運能選擇...

Orwell revisited: The Party wants Hongkongers to learn to love Big Brother

Lee Bo, a co-owner of a book store in Causeway Bay carrying books critical of China, went missing in late December, following the disappearance in recent months of four other people connected to the bookstore. Lee was last seen in Hong Kong, with his home return permit still at home and no immigration records of his exit from Hong Kong.

法政匯思捱過的一年

兩日前是法政匯思成立一周年。這一年來,從政改到分析政府如何濫用公共利益廣播、到法官被議員及某些人士大罵「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到牽涉濫用警權的事故、到院校自主、到網絡23條,法政匯思都有站在社會議題的前線。由成立到現在,法政匯思都是一個小型、沒有「大水喉」、沒有辦公室、沒有員工的團體。在一年內仍能兼顧那麼多事,就全靠一群為了信念而在日常百忙中仍付出時間的大學法律系學生、事務律師、大律師、商業機構法律顧問。小弟趁這機會再一次向各位戰友衷心致謝。

各界譴責李國章顛倒是非

各界聯合譴責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於今日(28日)下午記者會上,大放厥詞污衊捍衛校園的港大學生。

法政匯思網誌│點解律師咁鍾意從政

台灣大選後與朋友閒談,傾開蔡英文凍蒜總統,說蔡是讀法律 的,之後仲發覺馬英九陳水扁都係讀法律的。朋友再Google 下,發覺奧巴馬克林頓林肯總統印度聖雄甘地等通通都係律 師......講到呢度,朋友話要輕鬆啲轉一轉話題,問我知唔知點 解咁多法律人同律師鍾意從政,我拿拿聲話「知」。之後, dead air。

感謝大家! (THANK YOU ALL!)

一年前的今天,法政匯思在一間咖啡店內成立了。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但不經不覺地我們又捱過了。十分感謝每一位法政匯思戰友。十分感謝每一位公民社會路上遇上的朋友(特別是十多個民主專業團體的朋友)。十分感謝每一位採訪過我們的傳媒朋友。十分感謝每一位在社會上的支持者。十分感謝每一位在社會上對我們有意見的人士。

「肚滿腸肥」的法援律師

近期政府中頻頻有高官發表言論,說司法覆核被濫用阻礙政府施政。究竟司法覆核有沒有被「濫用」這議題已經得到在法律界十分有份量的人士發聲,本文不再詳述。但發表該些濫用司法覆核指控的人士的其中一個說法是有份參與司法覆核的大律師一邊撐濫用司法覆核,一邊打司法覆核案件,收取法律援助支付的昂貴律師費。發表這些言論的政府發言人大放厥詞之餘卻沒有提供任何數據支持其說法,有幸大律師公會主席在本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中提出有關數據反駁有關的言論。首先大部份司法覆核案件均不涉及廣泛的公眾利益。由筆者所見,每年有很多的司法覆核案件也是牽涉地產發展商對政府機關,例如城規會,進行司法覆核挑戰。又如有不少司法覆核的案件是牽涉專業人士對約束他們的專業機構所作的決定作出司法覆核申請。當然地產發展商及專業人士不用依靠法援來支付他們的訴訟費用。而在向法援申請協助的司法覆核案件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的申請獲得協助,金額佔法援開支百分之五。

【法政匯絲】《繁忙兒童實習團》

一月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面對堆積如山的合同,又徘徊在聖誕和新年長假這苦又甜之間,教惰性的人類總是提不起勁。然而每年此刻,律師樓總會迎來一些稀客,為枯燥乏味的OL生活,帶來一點朝氣。就是那些趁寒假時前來實習(intern)的大學生們。其實在不久之前,Elsa還是她們的其中一份子。

法政匯思網誌│知己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 要個偉大同 志搞搞新意思

頭先睇admission又撞到好多所謂「人生勝利組」嘅frd,法律人傾傾吓自然會講到工作 辛苦、經濟唔好、stressful、無life;有幸結婚組織家庭的就呻難買樓、生bb要洗幾多 個mil,然後仔女讀書的又呻要操tsa學呢樣學嗰樣..... 有些人說律師做到死只是表面風光,那麼金融人應該更champ吧?錯。投行吹淡風,要 麼減薪留低,要麼就肥雞餐走人。君不見一個二個⻘年才俊,返到公司拍卡拍唔到,才 驚覺自己個desk原來裁走了半條team。被世界遺棄不可怕,最怕見工時,僱主竟然嫌 你的profile「太香港」,普通話「不夠地道」。傻的嗎,君不見某銀行的廣告賣點,不 就是「很香港、非常香港」的麼?到了大陸經濟下行,一個「香港人」的background竟 仍然是個負累!

好睇唔好用的廣深高鐵(執業律師 任建峰)- 任建峰

李家仁醫生曾經唱過一首名為《小明上廣州》的兒歌,歌詞內提到「小明上廣州,搭高鐵樂悠悠」。究竟現實又是否如此?今個月初,我與另一位法政匯思召集人文浩正,跟電視台節目的監製及攝影師,為了討論一地兩檢議題,從深圳福田站乘高鐵去廣州南站。有關一地兩檢的法律問題,法政匯思正在籌備一份詳細的法律分析意見書,完成後會發佈。我今天想說的是我對這一程高鐵的一些感想。

萬家祝福 早早回鄉

經過理工大學往紅磡火車站的朋友,記得停步,寫個“福”字俾內地及本港被失蹤的維權或異見人士,齊心祝願他們能早早回家。

《大學條例》論壇

港大的朋友們,請踴躍出席今天的《大學條例》論壇!法政匯思代表譚俊傑會與學生領袖與大家一同分享他們的看法。

現兜兜,高鐵上廣州(其實係番禺多過係廣州!)

今個月初,文浩正與任建峰與《新聞透視》監製及攝影師去了內地,由福田站乘搭高鐵去基本上是番禺的所謂廣州南站。節目終於「出街」了!我們兩位「二打六」能夠在節目內受訪問的一眾法律界重量級人物之間做一點小客串,是我們的榮幸。 當然,一定有人會問,TVB喎,會不會把我們的意見斷章取義?我們可以說,今次真的是沒有。當然,正如每一個節目一樣,拍了很多東西最終都是用一小部份,但我們意見沒有被扭曲。

任建峰:我寧願聽粗口

建制人士時常都很喜歡批評與他們政見不同的人士或媒體用所謂的粗劣語言。屈穎妍近日在她的《晴報》專欄就此批評毛記電視在兒童唱的歌內用「老竇老母」(她亦順帶批評之前一些大學生、年輕人、老師用粗口的事件;〈我不懂,我陌生,我害怕〉,1月15日)。何君堯曾批評粗口歌罵警,亦曾譏諷大學生以粗口「打情罵俏」。吳亮星亦在2013年9月接受《大公報》訪問時曾投訴「反對派」議員講粗口。

台灣的最後一哩路和香港的十萬八千哩

在剛過去的週末,朋友在facebook 上所上載的都是有關台灣大選的新聞或在台灣觀選的相片;台灣大選當日,手機差不多每隔數分鐘就會有朋友傳來最新的開票情況。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和台灣好像有著某一種關係,甚至以為自己也擁有選擇自己總統的權利,直到梁振英在我腦海中死不斷氣的出現,才感嘆我們的特首原來不是蔡英文,而是和她相差甚遠的梁振英。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梁振英近日就《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Y Leung’s Recent Views on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回應傳媒「酷刑聲請」提問的時候,談及有人濫用「酷刑聲請」機制,並說如果有需要,香港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公約》」)。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輕率且危險的想法,無助解決問題。

【法政匯絲】港女表示很想要

我崇洋。除咗因為我身體很誠實喜歡吃西餐之外,更因為洋漢個package已包含(好似含,除非不含)嘅個本外國護照。

律師獨立性及權利國際會議後記-沒有人是孤島

於1月9 日,我有幸代表法政匯思出席在台北舉行的「律師獨立性與法治發展國際研討會」。 研討會由台灣聲援中國人權律師網絡、東吳大學張佛泉人權研究中心及台北律師公會主辦。出席者、講者及嘉賓來自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台灣、香港、日本、瑞士、加拿大、澳洲等地的律師及法律學者。會議主題探討各地法制有否足夠措施保障法律界的專業獨立及律師在履行專業時有否受到不合理的對待。

毛記所代表的香港(執業律師 任建峰)- 任建峰

《毛記電視第一屆十大勁曲金曲分獎典禮》在今個星期一晚舉行,成為了城中熱門話題(不過從星期三起又被梁振英的「一戴一露」蓋過)。節目尾聲時由河國榮(我不明白大家為何時常把焦點放在他的出生地、膚色,因為香港人是不分背景、不分種族的)及MC仁主唱的《真.香港地》更被視為笑中帶淚、說出不少真.香港人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