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絲】《十年》

去到呢度,我實在覺得呢個社會太荒唐。我好後悔在過去十年,只顧搵錢,任由社會「被河蟹」,沒有努力爭取阻止這個荒謬時代的誕生。我以為自己有錢就係特權階級,只要唔多事就可以繼續馬照跑舞照跳,點知不公義嘅事隨時可以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我哋香港係唔係窮得只有錢?我好懷念以前香港社會擁有自由和公平制度嘅美好時光。如果命運能選擇...

法政匯思捱過的一年

兩日前是法政匯思成立一周年。這一年來,從政改到分析政府如何濫用公共利益廣播、到法官被議員及某些人士大罵「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到牽涉濫用警權的事故、到院校自主、到網絡23條,法政匯思都有站在社會議題的前線。由成立到現在,法政匯思都是一個小型、沒有「大水喉」、沒有辦公室、沒有員工的團體。在一年內仍能兼顧那麼多事,就全靠一群為了信念而在日常百忙中仍付出時間的大學法律系學生、事務律師、大律師、商業機構法律顧問。小弟趁這機會再一次向各位戰友衷心致謝。

【法政匯絲】《繁忙兒童實習團》

一月的天空總是灰濛濛的。面對堆積如山的合同,又徘徊在聖誕和新年長假這苦又甜之間,教惰性的人類總是提不起勁。然而每年此刻,律師樓總會迎來一些稀客,為枯燥乏味的OL生活,帶來一點朝氣。就是那些趁寒假時前來實習(intern)的大學生們。其實在不久之前,Elsa還是她們的其中一份子。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梁振英近日就《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的看法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Y Leung’s Recent Views on the Convention Against Torture and Other Cruel, Inhuman or Degrading Treatment or Punishment)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回應傳媒「酷刑聲請」提問的時候,談及有人濫用「酷刑聲請」機制,並說如果有需要,香港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公約》」)。我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輕率且危險的想法,無助解決問題。

【法政匯絲】港女表示很想要

我崇洋。除咗因為我身體很誠實喜歡吃西餐之外,更因為洋漢個package已包含(好似含,除非不含)嘅個本外國護照。

【法政匯絲】朋友,你攰了嗎?

2016年先過得嗰幾日,就已經覺得好攰。 嗰種攰,唔係話唔夠瞓,或者係做嘢做得辛苦,又或者係Party喪玩之後嘅嗰種攰。 嗰種攰,係一種由心底發出嚟,充滿焦慮、恐懼、沮喪同埋無力感,甚至想放棄嘅攰。 有啲似係當妳嘅一個好朋友患咗病,嚴重但有得醫,妳為佢搵最好嘅醫生,承諾盡心盡力照顧佢,但佢就死都唔肯睇醫生、不肯食藥,仲要不斷發妳脾氣,埋怨妳多事。 妳唔知仲可以做啲乜嘢好,當個病人自己選擇咗放棄治療,妳又可以點呢?

法政匯思短評:關於「銅鑼灣書店」人口失蹤事件 (Short Commentary regarding “Causeway Bay Books” Missing Persons Incident)

日前,多份報章指「銅鑼灣書店」再有一名股東失蹤。「銅鑼灣書店」以出版及售賣大陸禁書而聞名,該書店於3個月內共有5名股東或主管相繼失蹤。與之前失蹤事件不同的是,今次事件中的李波先生是於香港境內失去聯絡,而非外地。

【法政匯絲】2016年新年願望

新的一年大家有甚麼新年願望?係咪都係一些行貨,例如:我要每天做運動,我要減30磅條腰要24吋,我要識個小超人,我要中六合彩等?與其許一些你和我都知道不會成真的願望,倒不如面對現實,許一些實際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