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滙集事務律師及大律師為核心價值及重大法律議題發聲的團體法政匯思終於在1月27日誕生了。團體的使命及未來方向在近日都有受到傳媒報道,亦能在團體的facebook專頁找到。概括來說,我們一群法律界人士相信,在面對及對抗現今社會歪理當道的風氣,我們責無旁貸。

法政匯思的成員包括事務律師、大律師甚至有幾位法律系學生。這群人,在香港社會上是「贏家」。他們絕大多數都有以社會標準來說算是可觀的收入。他們不少都是在國際律師行或在行內有名的大律師事務所執業,或是在跨國大機構任職法律顧問。他們工作時間大多都偏長,其實有大條道理在空餘的時間運用他們的收入去吃喝玩樂。但他們堅信,他們不應亦不能離地而扮看不見、扮聽不到當權者對法治、司法獨立、民主、自由、人權及公義的無視及扭曲。所以,他們甘願放棄他們生活上的一些時間,致力以法律抓捕人及進步思維推廣這些核心價值,亦同時就這些價值的有關問題與社會人士交流、向他們學習。在這大時代下,他們責無旁貸。

再具體一點,法政匯思的三位召集人同樣是抱着這份責無旁貸的精神站出來。近日,梁允信被外界封為「法律界男神」。但其實更值得大家注意的,就是梁其實在工作上都是做商業訴訟的「明日之星」。事務律師(包括我)是排着隊去聘請他處理案件。不少的資深大律師亦喜歡找他在大型案件內做他們的副手。以他平步青雲的事業,梁大可以繼續只顧賺錢。但最近一年在香港發生的事令他深深感受到,我們不能袖手旁觀,應該在自己能力範圍內站出來。梁的這片丹心感動了不少人。我知道,法政匯思有認識他多年的成員,都是因為相信「如果WILSON這種情況的大律師都願意走出來,我們還有甚麼藉口不與大家並肩作戰?」才決定參加我們的團體。

另一位召集人文浩正已經是香港一位有名的維權律師,為實踐法治、人權不遺餘力。他為了這個社會已經付出了很多。就算他不做任何其他東西,文的貢獻都會受到各界的肯定。近年來,傳媒就他的工作時常找他訪問,文大多時候都為了保持低調而推掉(雖然文律師私底下是一個健談、風趣的人!)。但是文並沒有忘記不平則鳴的重要性,亦明白捍衞核心價值的責任是需要薪火相傳到法律界較年輕的成員。所以,當我找文幫忙做法政匯思召集人的時候,他就很有義氣地同意為法律界站出來(我有威脅他的:我說我會用劉以達在《大內密探零零發》內呼叫「大夫!」的聲調向文呼叫「文律師!」,直到他答應為止!)。

至於我自己,情況其實很簡單。拜謝林新強先生,我大半年前就已經「洗濕了個頭」。我亦曾經在國際律師行做過一個年輕的律師,明白到就算這些律師有心為社會做一點事,要站出來是很難的,因為不知道律師行的老闆會有甚麼反應。所以,既然我已經不能走回頭路,如果我站出來能夠一方面方便一群年輕律師為社會貢獻,但同時保護他們的身份及私隱,又何樂而不為?

所以,在捍衞核心價值,法律界責無旁貸。法政匯思責無旁貸。但這種捍衞並不只是法律界甚至專業人士或所謂「讀書人」的事,而是每一個香港人的事。香港人,我們責無旁貸!

後記:如果有法律界朋友或法律系學生有興趣與法政匯思一起參與民間人權陣線在2月1日的「唔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選」大遊行,歡迎在當日下午12時45分起在維多利亞公園近興發街的公廁(即天后站對面)對外的範圍集合(民陣集會會在1時30分開始,2時從維園出發到中環)。星期日見!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2015/1/30)